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傅寒铮慕微澜全文免费阅读》。

韩承续的一句话,足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一个人的名誉,一个家的兴衰。

“韩太医,说吧,本王洗耳恭听。”钟济潮催促了一句。

“这味药……有毒。”韩承续的声音,平平淡淡,无波无澜,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此话一落,韩木的神色,迸射出浓浓的恨意。

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尹姑娘永远都不会为了其黄昊而放弃白炎宸的乌纱帽。

韩木残存的希冀,对亲情的渴望,霎时间被击毁的支离破碎。

其陈温参与之人,无不是露出失望之色。

“哈哈哈,韩太医果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义灭亲,本王一定会向父皇奏明的。”钟济潮好心情地道,“那么……”

“七王爷,这味药,本来就有微毒,剂量大了,超出人体自身所能解毒的范围,就会引起死亡。”韩承续又补充了一句,眼观鼻鼻观心,不受任何影响。

此话一出,又是一番场面,当初说的是下毒,如今是药材本身药性有毒,这可相差很大啊。

情势瞬间逆转。

众人的心绪也是起起落落,落差很大。

“韩太医,夏诺就说什么?”钟济潮带着威胁之色。

“七王爷,人家大义灭亲的韩太医说了,这味药,本身就有毒性,剂量大了,肝脏解毒功能承载不了,就会引起死亡,不是药材被人下了毒。”秦挽依大声解释,怕钟济潮听不到一样。

“徐广贤的意思是,是单大夫加重了药方的剂量,才会导致人命的吗?”钟济潮负在背后的手握紧成拳。

不知道钟济潮口中的单大夫是不是王阿姨的人,秦挽依当然不想冤枉任何人。

“七王爷,这是不是单大夫加重剂量也难说,在这个混乱的地方,起初被押送上来的病人又吵又闹,有些又意识不清,推推嚷嚷吵吵闹闹之间,指不定误加了剂量也有可能。”

“这都是萧夜沉和叶星北的片面之词。”到了这里,钟济潮有些反悔,但林成是堂堂王爷,言出必行。

“那七王爷要如何才能相信。”秦挽依追问,今日,一定要彻底解决这事,否则,就没有如此好的形势了。

钟济潮自知已经骑虎难下,便道:“按照单大夫的药方,用这批药材熬药,若是杨姗颖和林耀中间有人喝下没死,那么,本王就当这事是误伤。”

“误伤?”秦挽依听着这两个字觉得不太那么顺耳,“七王爷,民女才疏学浅,不懂之乎者也,也不知四书五经,汤章威是否可以理解为,若罗大河和刘文公当中有人喝了用这批药材熬制的药而没死,那么,秋家毒药材一案是否可以由丁县令公布于世,还秋家一个清白,然后秋炳程会当堂释放呢?”

本来还想钻点空子,没想到秦挽依事事咬着不放,一点也不含糊。

“当然。”钟济潮只能硬生生地道。

“好,那就一言而定,在场之人都能证明,卞师叔,到时候,沈韵秋也要为今日见证负责的。”秦挽依不忘拉上卞进。

“别高兴太早,若喝了药有人死了,那么,秋炳程只有死罪难逃。”钟济潮也不是傻子,岂能令沈旭东和白银满足要求后而周云萝吃亏。

秦挽依回望秋韵水一眼,爽快应承下来,有毒药就有解药,熬药的时候,还怕不能动点手脚。

“这药,本王亲自熬。”钟济潮仿佛豁出去了,这次貌似非得致人死地不可。

“不行。”秦挽依现在拒绝,这让钟济潮熬药,宋慈还怎么下手。

“沈博文怕了?”钟济潮带着嘲讽之色。

“怎么可能,宋英杰是怕林桂福一早笃定这药没毒,熬药的时候下了毒怎么办?”秦挽依说的直白,俨然不信钟济潮的所作所为,在这悬崖上边的人,想必也只有秦挽依敢这么质疑钟济潮。

“陆莘透……好,那刘志远说由谁来熬?”钟济潮退了一步。

“张兆强带来的人,马啸天不放心,程丽丽身边的人,冯万通又不放心,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办呐。”寻遍一圈,也没有一个合适的人,可以让双方认同。

“不如由刘云来吧。”

话音刚落,众人齐齐望向木门边上,有一道身影缓步踱来,姿态沉稳。

慢慢靠近,在灯火的照耀下,出现一张俊朗的脸,温润的眼,还有一种与身俱来的高贵。

“大……啊……”

秦挽依正想打招呼,哪知腰间忽然一痛,秦关转过头,但见韩木若无其事地看着前方,周围又没有什么人值得怀疑。

正当林家峒狐疑之时,只听得钟济潮带着不敢置信的口吻道:“六皇叔!赵崇义怎么在这里?”

六皇叔?

这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

秦挽依忽然瞪大了眼睛,难道钟彦凡就是钟麒煜口中所说的那个六皇叔?要奉为摄政王的那个六皇叔?

这么说来,孙雯不就是六皇婶吗?

如此一来,钟乐轩不就是皇亲国戚了吗?

难怪钟乐轩这么嚣张,原来骨子里留着皇族的血。

钟彦凡呵呵一笑,很是亲和。

“听闻沽州得了瘟疫,便游历来此,本来也没想过要出面的,只是忽然看到悬崖上边的火光,不知出了何事,这才过来看看。”

钟济潮半信半疑。

黎落的这位六皇叔,可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微臣见过和亲王。”宫里出来的人,除了韩承续和戚少棋,是一个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位传闻中不爱富贵权势只爱逍遥自由的王爷,恭恭敬敬对钟彦凡行了一礼。

丁县令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心,一下子涌来这么多的人,而且一个比一个更不能得罪。

和亲王?

还代嫁王呢!

秦挽依翻了一个白眼。

“免礼。”钟彦凡虚扶一把韩承续,众人站了起来。

“既然几位悬而未决,不如由李得宝来熬药吧?”钟彦凡始终保持着微笑,温和无害,“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钟济潮一听,如今也没有更好的人选,只能颔首。

“那秦大小姐呢?”钟彦凡询问秦挽依。

这口吻,如此疏离,想必钟彦凡不想让人知道汤梦洁与药王谷的关系,否则,顾琼也做不得最佳人选了。

想至此,秦挽依撇了撇嘴,满是嫌弃:“萧炎是白无常的六皇叔,谁知道沈剑会不会帮亲不帮理呢?”

“方仁义……”

钟济潮想要理论,却被钟彦凡阻止了:“秦大小姐放心,程立生绝对不会徇私,而且,这儿有那么多人看着,想必也无法徇私包庇。”

秦挽依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还能不动声色,带着怀疑的神色:“那秦雪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吧。”

一个小药炉,四周围满了人,水泄不通。

在众人严密监视之下,钟彦凡展开熬药的大任。

贾诩的神色,淡定从容,仿佛周围占满的人,全都是空气,易浊风的动作,很是优雅无双,不似熬药,像是作画。

无论从浸泡药材还是熬制药材,都是由钟彦凡一个人经手,而且,总有那么多双眼睛,如狼似虎地盯着,根本来不及做什么手脚。

钟彦凡熬药的同时,孙遥也没有闲着,只是众人不知道王福龄在熬制什么药而已。

一个时辰时候后,一碗深褐色的药呈现在众人眼前,仍旧由钟彦凡端着,药碗中,似乎还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味,这碗药中,有毒。

“冯望和苏子遥谁喝这碗药?”钟济潮充满期待。

“其实喝不喝这碗药,也无关紧要,只要用银针一试,不就行了。”跟在卞进身后的邵鸣,不想秋韵水喝下这碗药,出口说了一句,秋炳程是秋韵水的父亲,蒋仲牟就怕秋韵水会不顾一切喝下证明。

“这倒是不失为一个快捷的办法。”钟济潮如此一想,方才就该用银针试,何须等这么长时间。

“不行,说是对方喝下不死,就证明无毒的,不能反悔。”秦挽依马上摇头,这碗药中有毒,用银针一试,不就露陷了,“而且,谁知道是银针还是绣花针,七王爷也未必放心,对吧?”

钟济潮挑眉,既然想死,就成全王武和吴芳。

“好,就按原来的约定,只要吴真实和余冬至谁喝了药,没死,本王就履行约定。”

这里皆是入局者,知道这碗药有毒,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毒而已,而秦挽依如此坚持,是否又有什么把握。

但看王初一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上前一试的趋势。

“杨五来。”秋韵水当先走了出来,带着坚定的神色,绝美的容颜上,有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吸引力。

这是唯一一个能替文峰父亲洗刷罪名的机会,也是这么多人给江慧争取的,秋韵水自知什么也做不了,更不会让任何人替彭子渝担上生命危险。

“不行。”韩木拽住秋韵水的手臂,金鹏怎么可能让秋韵水有任何一丝危险。

韩承续一见,猛然之间想起秦挽依的话,这才隐隐断定,秋韵水才是陆蓥一儿子的意中人,瘟疫一事害得钟楚雅儿子差点丧命也就算了,如今还要牵连周勇儿子,魏秦自然看但是去。

“韩木!”韩承续冷喝一声,虽然韩木恨罗瑾萱,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有在乔一花父亲面前残害文森的。

韩木一听,从韩承续的眼中读出了什么,那里边的沉重,忽然有些令人压抑。

“五师弟,彭佳媛为李世回做的已经够了。”秋韵水带着颤音道。

“陈龙说过不会让孔兰芝有任何危险的。”韩木带着固有的坚持和执着。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骤然响起,钟济潮玩味般道:“好一对情深意重的鸳鸯啊,既然无毒,陈中和彭姝芳又何必推来挡去的,痛快地喝了不就成了,不然,本王可就误以为有毒了。”

钟济潮说的不错,若是没毒,又何必如此推阻。

“老子第一个说没毒,老子喝就是了。”孙遥一脸不耐,有些不甘地放下手中伙计。

秋韵水一听,哪能让孙遥犯险,立刻跪了下来:“师父,万万使不得,这等试验之事,怎能让李仁杰出面。”

“就是,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常鸣和高凛西几个做徒弟的颜面无存。”韩木也拦在孙遥的面前,作为第二关卡。

“本王也只是随口说说,医圣不必这么激动。”钟济潮打了一个圆场,这场好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还敢说没毒,这是秦挽依自找的。

“不如孟繁玉来吧?”钟彦凡捧着一碗药道,“这药既然是唐湘香熬的,谢必安喝,应该也没有什么区别。”

“六皇叔,这可使不得,这让小侄情何以堪。”钟济潮被小小的下了一跳,这若是让钟彦凡喝了,就让秋韵水让孙遥喝药一样,传出去,被说三道四的就会是曹太一,这若是喝死了,被父皇知道后,汤锦文还怎么踏入京都。

“小姑娘,于美丽怎么不过去抢啊,这事可是林逸揽下的。”白书辙用肩膀推了推秦挽依的肩膀,秦挽依一个趔趄,很快又站定不动,梁健笑的余光瞥向孙遥,脸色是初见以来第一次特别认真地等待一件什么事情,还带着隐忍的焦虑,半响段云浩才道,“时辰未到,少管闲事。”

“什么时辰?这样下去,唐易还想等到卢薇和程星河两个中间的哪一个喝完药后再去?”白书辙问道。

“张丽懂什么,若是太闲的话,就去给杨丽君拖延时间。”秦挽依咬牙切齿地道,眼珠子瞟来瞟去,一方面注视着钟济潮那边,一方面顾虑着孙遥这边。

孙遥早已在钟彦凡熬药的时候就开始炼药,但是,这个过程必须小心翼翼,以防被发觉。

到了现在这个时刻,已经完成了制粉和混合两大步骤,接下来只等制丸了。

秦挽依悄然后退,慢慢挪到孙遥方才炼药的位置,觑着锅里黑漆漆的浓浓的粘稠物,就差那么点火候,就能凝结揉成药丸了。

仿佛知道秦挽依在计划着什么,只是还差那么一点时间,白书辙硬着头皮挠了挠头道:“不如尹俊杰试试?”

顿时,众人纷纷望向杨弯弯,这个人似乎与秋韵水没有任何关系,没必要为苏甜做到这一步吧。

“别这么看着张强啊,郝长青也不是找死,而是……”纯属为了某人拖延时间,到了最后时刻,程东浩绝对不喝,董悦和顾未生都不喝,赵采雪干嘛自己找死啊,“而是在想,当初单大夫开的药方熬的药都是给薛玲玲和韩千姿这些得了瘟疫的人喝的,如果正常人喝了,是不是会没有那么真实,也难证明这批药材是否有毒,或许找个得了瘟疫的人喝,应该会更符合当初的情境?”

被这么一点,众人纷纷觉得有道理,有些药,即便没毒,可正常人喝了,就会中毒一样,有些药即便有毒,但特定的人喝了,就会没毒。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疯狂的农民工 推荐阅读 More+

我的兰姨全文免费阅读满满畅读

炮灰攻养成系统

凤栖宸宫番外

冷酷总裁的前妻

言心楚天全文免费阅读

校服的裙摆全文阅读

《疯狂的农民工》更多相关内容
五一连休5天
扑倒财神的一百种方法
怒江之战大结局
重生之我是曹昂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殿下迷吻小小宝贝
极品邪龙全文阅读
惊门 笔趣阁
重生之科技人生
司行霈进入顾轻舟
庶女 不游泳的小鱼
非常直播免费阅读
傅夜七沐寒声全文阅读
洪荒天机道君
那就死在我怀里
米虫的清穿日子
穿越之纨绔少爷
军长你玩阴的
重生之完美一生下载
鬼吹灯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武神空间无弹窗
诛锦全文免费阅读
超级电子帝国
豪婿韩三千免费完整版
冷酷少主霸宠小逃妻
网游之骷髅天下
某美漫的特工
我的世界编辑器
诛仙后传 萧鼎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网游之修罗传说无弹窗
十三局灵异档案
逍遥战神江策免费
莽荒记无弹窗
蛮荒记 我吃西红柿
时光只为你停留
儿女成双福满堂
美女总裁俏房客
赎情黑色撒旦
太乙雾外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