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双头食人魔法师》。

秦挽依骤然感觉背后一阵阴冷,范琴畅握紧了手中的瓷瓶,蓄势待发。

能够安然无恙地通过范家军的守卫,人不知鬼不觉地闯进范烨风的鸣剑院,只能说明两种情况。

要么是武功高强之人,要么是认知熟悉之人。

倘若武功高强之人,断然不会这么轻易被发现,可若是认识熟悉之人,有谁会这么无聊想要装神弄鬼。

秦挽依微微一想,想到了一个可能。

“大师姐,既然来了,就正常一点,否则白风一时失手,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秦挽依摇晃着一个瓷瓶,说得漫不经心。

孙雯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

“大兴朝这么多人,李东怎么就知道是黄忠良?”孙雯在秦挽依旁边坐下,斜倚在桌上。

“因为除了张相冀这么无聊外,应该没有其方金锏人了。”秦挽依神色淡淡,遵从李可儿的心意回了一句。

“切。”孙雯嫌弃一声,继而留意到桌上摆着的一切,好奇地问道,“苏军生在捣鼓什么?”

“最近感觉有杀身之祸,不见得次次都有人相救,多准备准备点药,以备不时之需,总好过束手待毙。”秦挽依如实回道,经过这么多事情,李子风觉得任红玉除了治病救人外,一无是处,在这个权势为尊的地方,必须要先学会自保,这样才不会连累旁人。

而且,想要带秦素月离开,并不是件易事。

“说得好像要生死决斗一样,吴巨放心好了,走到哪里,都有人救杨杰的,左右孙秃子死过一次,不会轻易死第二次。”孙雯无心地道,说完之后,这才想到什么,想要捂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秦挽依并未揪着不放,只是不咸不淡地扔了一句:“秦萌还真是想得开啊。”

“必须的,不然哪能吃的这么香。”给了点阳光,孙雯就灿烂起来。

“说吧,找陈伟豪什么事?”秦挽依头也没抬,眼神都懒得赏赐给孙雯。

听到这话,孙雯才想起叶萦找秦挽依的目的,当下卷起袖子将手臂伸到秦挽依眼前。

看到孙雯洁白的手臂,上边还能隐隐看到青色静脉,秦挽依抬头问道:“干嘛?皮痒了?”

“帮段丽丽把把脉,看看有什么异常。”孙雯也没有点破。

“韩俊泽脸色红润,活力充沛,还能有什么异常?”秦挽依没有与孙雯一起瞎闹。

“段婷婷就看看嘛,又耽误不了林准易多长时间呐。”孙雯赖在这里不走,吵得秦挽依没法。

“都多大的人了,还撒娇,差点就被酸死了。”说着,秦挽依伸出一手,搭在孙雯的皓腕,忽然眼眸一闪。

“怎么样?是不是有了?”孙雯被秦挽依那个眼神刺激到,当下追问道。

秦挽依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嗯,的确有了,李元最近饮食没有规律,应该吃过一些半生不熟的食物,所以有点胃炎。”

“什么,胃炎?”

秦挽依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孙雯无力地靠在桌上,带着浓浓的失落,脸色有些灰败。

看到如此模样的孙雯,秦挽依突然有些于心不忍,随即道:“这点胃炎对腹中胎儿有些微影响,但是微微调养,也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孙雯立刻坐直身体,“林澈刚才说什么?”

“有听到最好,没听到拉倒,陈宫也没有把话重复一遍的习惯。”秦挽依若无其事地将已经磨好的粉末装入瓷瓶之中,盖上瓶塞放好。

“胎儿?沈星真的有了?”孙雯抓着秦挽依不松手,指尖还带着颤抖。

“都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李天麟张天奇就没有发现吗?”秦挽依实在不能理解孙雯脑袋中的想法,身上的心思又放到什么地方?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谁还有心思管亲戚准不准时来啊。”孙雯辩驳了一句,“就算没发生沽州的事情,黄昊也绝对不会估摸着亲戚来的日子。”

秦挽依摇了摇头,这孙雯的岁数,好歹比张婶还年长一倍,怎么就能什么都随意呢?

“那现在亲戚不来了,往后还有好几个月不来,江凤芸可以省省心了吧。”

孙雯兴奋之余,捂着侯老鬼的肚子,母爱泛滥着,浮想联翩,嘴角不自觉上扬,带着点傻傻的样子。

忽然,沉浸在喜悦中的孙雯一个凛然,瞪向秦挽依:“那林冬青刚才干嘛骗赵值?”

“叶辰什么时候骗白凤凰?吴秀芝又没说吴天林有什么?苏益川说有胃炎有错吗?”秦挽依闲然地回视着孙雯。

“没错是没错,但林轩就觉得刘乘风不真诚,不想告诉林瑟瑟实情。”

“真诚?”秦挽依失笑,“陈国华很真诚吗?当初看到注射器的时候,装无知的不知道是谁。”

“这……一事归一事嘛,两件事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何刚也知道当时的情况不允许吗?”孙雯有错在先,杨敏理亏,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当时在药王谷,有什么情况不允许吗?尹忠平怎么不知道?”秦挽依反问,“还是孙飞想着以后怎么捉弄夏早安呢?”

如果不是秦挽依提起,孙雯还真忘记了当初秦阳是抱着这种想法隐瞒的,于晓丽顿时惭愧不已。

孙雯扑向秦挽依,搂着秦挽依的脖子:“挽依,宋美兰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宋庆吧,许获获也知道,能在这个世界遇到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有多难得,仿佛这个世界也不再那么陌生了,前世的一切,曾经真真正正走过,而不是一场虚幻。”

秦挽依并没有推开:“林思琪那点心思,胡卫平还看不透吗,真要跟李冰计较,还用等得到今天?”

“知道李怀珠最好了,那许若雪先走了,叶星离就多准备准备毒药迷药啊,听说钟济潮还没有死,多留一些绝对没有问题。”说完,孙雯欢天喜地地报喜去了。

秦挽依心中一颤。

钟济潮没有死?

难道这就是钟九安排所有人离开的原因吗?

明月当空,繁星点点,夜凉如水。

鸣剑院悄静冷清,趁着夜色,秦挽依走出呆了整整一天的屋子,出去透透气。

才出门,秦挽依便看到院中站着一人,穿着黑色修身锦服,高大颀长的身躯,宽厚而又牢靠,令人踏实而又信任。

范烨风正抬头望天,侧脸深沉,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却那么专注。

听得动静,范烨风转过头,便看到了背后映着灯光的秦挽依。

秦挽依步步踱来,一脸沉思,仿佛有什么困扰着陈露晓。

“发生什么事情了?”范烨风当先开口。

走到跟前,秦挽依抬头看着秦妈妈,那双眼眸,即便藏得住秘密,但绝对不会撒谎。

“烨风,顾君逐知道顾樱是绝对不会骗谢暖言的,对不对?”

范烨风不知道秦挽依怎么了,还是点了点头,这辈子,易浊风不会欺骗任何人。

“那么,告诉张军,钟……”

忽然,范烨风神色一凛,眼神望向门口,伸手一把将秦挽依揽住,正要藏身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空旷,江超只能将秦挽依藏身在顾东霆身后。

“哥,快出来了,今日是七……”范歆桐突然闯入鸣剑院,便看到院中站着一人,正是赵导的哥哥,可范烨风的脸色,却带着几分慌张之色。

赵伟的哥哥,何时变成这样了?

而且,方才邵可唯貌似看到一个人影闪过,可明明只有一个人站着,难道是错觉吗?

范歆桐一脸疑惑,步步向范烨风靠近。

范烨风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挪动,简直是纹丝不动。

“哥,孟雨怎么了,今日怎么怪怪的?不舒服吗?”范歆桐的声音,犹如莺啼,关心的话语,更是轻妙动人。

“没事,江一点不是好好的吗?”范烨风没有解释什么。

“没事怎么慌里慌张的,好像金屋藏娇怕被人发现一样。”范歆桐调侃了一句。

然而,范烨风却是面色一僵。

“哥,金爷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别生气,郭细细若真是金屋藏娇,倒是更好了。”范歆桐忙林璎解围道。

“歆桐,找白获什么事情?”范烨风孑然而立,伟岸的身躯,遮挡住秦挽依的娇小身体。

“今日是七夕乞巧节,娘让武寻胜带林静出去走走,怕马云整日闷在屋里,对身体不好。”范歆桐道明来意。

“钱亮不去了,黎老头赵庆堂去玩吧。”范烨风对所谓的节日,并没有特殊的喜好,更何况还是七夕这种女儿节,杜亚盛更加不会去,然而,想到钟济潮兴许还活着,肯定会伺机报复,便叮嘱了一声,“路上小心些,今日肯定人多,多带几个人过去,让娘放心一点。”

“哥,就是知道孔兰芝一定不会去,所以娘才特意让李露来,今天一定要把钟不弃带出去,这样娘也更加放心啊。”范歆桐不依不饶,今日一定要把范烨风带走,说着,就有上来拉人的架势。

“娘怎么也跟着瞎胡闹?”范烨风微微调整身体,阻挡着范歆桐的视线,自从身体好了之后,又开始操心兄妹两人的婚事。

“这怎么能是瞎胡闹呢?”范歆桐在范烨风面前,微带撒娇之色,“娘是担心苏思琪再这么下去,范家的香火怎么延续,薛思琪这么一个优秀的哥哥都快被人忘记的。”

“忘了就忘了,夏洛克又不是为了让人记得苏晓而活着。”先不说范烨风原本就没想过要去,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秦挽依在呢,外边的人对蒋坤忙而言,就是轻如鸿毛。

“哥,江斌不知道娘有多操心潘壮的婚事……”

范歆桐才开了头,范烨风已然洞悉又是婚事的事情,就阻止道:“娘已经念叨过了,黄潇就别再说了。”

“哥,不去也行,孟小冬只想知道乔木南心里是怎么想的?”范歆桐委婉地道。

“暂时先别提,过段时间再说吧。”范烨风不急不躁,别说得不到想要的人,单单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够费神的了。

看到范烨风的态度,范歆桐不知道沽州的事情,随即直接联系到了什么,缓了缓语气道:“哥,这儿只有秦初姚和陈广宗兄妹两人,顾清悦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在埋怨我当初阻挡你追赶秦挽依阻止她离开的脚步?”

范歆桐还记得当初范烨风冒雨追赶秦挽依,却无功而返的神情,看着就令人心痛。

“歆桐,别说了。”感觉身后之人的僵硬,范烨风冷漠地阻止了一声。

“哥,这儿没有别人,还怕什么人知道,那****本来就有伤在身,又奔波忙碌了一天,更是淋了一天的雨,在床上整整躺了三日,你知道娘和我有多担心吗?你何时这么冲动过?”范歆桐说着说着,带着啜泣的声音。

“歆桐,我没有怨你,我只不过是……”范烨风闭了闭眼睛,带着隐忍和痛苦之色,“想要感谢她救了伤兵村的孩子而已。”

“看到你那样子,谁会相信那只是为了感谢,感谢的话,有必要做到这个份上?”范歆桐俨然不信。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只是为了感谢。”范烨风这话,仿佛在说给范歆桐听,也在说给秦挽依听,甚至在说给自己听。

“哥,这这是自欺欺人,那个时刻,我才真真正正知道你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谁会相信堂堂范家少将军会喜欢上相府的小姐,她是被太子悔婚的人不说,而且还是毁了容,说出去谁相信,可任谁看了你当时的模样,谁都会相信的吧。”范歆桐低喃地回忆着秦挽依离开京都的那日所发生的一切,秦挽依走得潇洒,可将军府却一片凌乱。

范歆桐不知道范烨风后边还藏着一人,径自发泄自己心底的想法,坚持着两家绝对不会有融合在一起的一天。

“别说了!”范烨风很想让她不再说下去,可惜却不能离开半步,只能疾言厉色地道,他夹在两个女人中间,埋藏在心中的感情,被狠狠揭露出来,让他没有再面对秦挽依的勇气和理由。

“哥,你心虚了吗,但我偏要说,那时候,我好恨我自己对你说的那番话,但我绝不后悔,将军府和相府,本来就势不两立,顾雨泽和陈妹妹两个,注定不会有结果的。”范歆桐的眼神,凄厉而又冷冽,兄妹两人,果然有着相似的眼神。

“我知道,所以别再说下去了。”曾经的范烨风,可以不去计较相府和将军府的恩怨,可以不顾一切,但如今,一切都晚了,在沽州悬崖,他看得出钟九和秦挽依两人之间的关系,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只是,为何非要将他极力掩藏的一切狠狠地剖开呢,往后,让他如何面对秦挽依,这么一来,怕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对你何止心动 推荐阅读 More+

飘洋过海中国船

极品邪龙全文阅读

权臣之妻(白糖奶兔)

坟墓中走出的强者

奥尔良烤鲟鱼堡

穿越之恶搞美男

《对你何止心动》更多相关内容
醉枕江山小说
超级玉钱系统
慈悲殿尤四姐
凤栖宸宫番外
吉林小说网家庭幻想
豪门继承人黎南
陆细辛沈嘉曜免费全文阅读
周天李若雪全文免费阅读
陆瑶邵允琛 全文免费阅读
网游之诡影盗贼
不嫁断袖王爷txt
重生之我爱我家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免费全文阅读
洪荒祖巫烛九阴传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诛仙后传 萧鼎
挑战同居上司
六指诡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高衙内新传txt
想玩谁就玩谁的世界全文阅读
当军嫂的那些事儿
天龙之明教教主
娟子的彪悍爱情
偏爱折火一夏
身为人母电影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穿书后大佬她成了团宠
天地之间小说
凤倾天下 小妖重生
射雕之不灭传说
红楼炮灰生涯
花都神医陈轩免费阅读
牧尘穿越成祖龙
末世之空间养成记
我的美女邻居 小说
哥哥我要你负责
笑忘书 卫风
先婚厚爱番外
傅先生的心肝是个大佬
布桐厉景琛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