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

上官嫣然与藏月兄妹二人,带着贺礼不远千万里,从大楚国皇城白玉京中,来到了玄冥派。

与这两人一起来到玄冥派的并非只是门下一些仆人而已,更有大楚国北武侯华春秋,以及南武侯柳无相!

依照与藏月的关系,华春秋自是可以称呼苏杉一声妹夫,吴真实虽没有收到苏杉的请帖,却因上官嫣然的关系,自是能够来到玄冥派参与大典。可那南武侯柳无相,却是实实在在的不请自来。

南北两武侯带来的贺礼,不是黑枣就是白果,这等厚礼,让苏杉也无话可说,毕竟出手不打笑脸人,即使与柳无相有着一段不愉快的过往,此番也不好将这宾客逐出玄冥派。

今日创派万年大典,来者是客,苏杉自不会驱逐南武侯柳无相。

而玄冥派开山祖师玄冥上人,却是当年前朝大夏朝堂中的国师,与这些来自大楚国的高官,有着灭国之仇。玄冥上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招待藏月等人,而藏月与玄冥上人见了一面之后,话不投机,自然是来望月坪草庐中找到了苏杉,唯独苏杉身边站着那而米多高的伟岸男子,让藏月心头一惊,剑眉狠狠一拧,神色也变得十分复杂。

即便是旁人不认得上古神魔,只以为百战化血天魔是隐藏在玄冥派中的高手,实力修为深厚至极。

可是,百战化血天魔神色浓厚的神魔气息,却瞒但是藏月!

万古之前,藏月就是那轩辕坐下文官之首,定下了人伦大道,以及礼仪律法,也有上古神魔有过不少交际,自然认得出百战化血天魔的来历。

若百战化血天魔如同白绮藏月一样,也只是来玄冥派参与万年大典也就罢了,关键是藏月见到百战化血天魔立在苏杉身边,好似是一尊雕像,虽是一双魔眼津津闭住,可那时时刻刻以苏杉为主的气度,却让藏月心底震惊至极……

曾几何时,苏杉只是一个修为低下的后辈修士而已,虽然有着先天道体的资质,前途不可限量,即使知道苏杉身上拥有上古法宝,藏月当初也不似现在这般,心底震惊至极。

尤其是百战化血天魔猛然间睁开眼睛,往藏月身上一扫,发现藏月也是源自上古之人,这大魔口中竟是吼出一声:“尊主!这人来历不明,若不让本魔将之杀了,把这危险化为无形,恐怕后患无穷!”

堂堂上古大魔,竟是称呼苏杉为尊主!

藏月胸膛中那颗心脏猛然咯噔一跳,倏然间从衣袖中掏出一本古籍,将之拿在身前,准备大战一场,却看到苏杉微笑着说道:“百战,不可乱来。这乃是唐琪的贵客,名叫藏月,是当今大楚国丞相。”

“难道李婉婷只是今日的贵客么?”

藏月衣袖一挥,慨然笑道:“今日苏杉夏小宛玄冥派创派万年大典,方主任这做兄长的虽与玄冥上人有些过往,但无论如何罗云是王明辉妹夫,若是不来玄冥派,世人岂非要说胡图藏月小气?为兄今日带来的礼物,也非是什么奇珍异宝,只有手中一本《礼记》,希望妹夫喜欢……”

接过藏月手中那本立即,苏杉将之轻轻在掌中翻动,霍然间察觉到这本书籍页面古旧,竟是散发出阵阵源自万古之前的荒蛮气息,而书中字迹,竟是天下世人早已摒弃不用的古体象形字!

更有阵阵浓郁气息,从书中散发出来。

这本书竟然也是一件法宝!

苏杉心中知晓,藏月之所以不将这所谓的礼物送给玄冥,是因为藏月带领楚国大军灭了大夏朝堂,故而二人之间有着难以解开的芥蒂。而如此厚礼,却轻易送给了别人,倒让苏杉心底十分诧异。

藏月身边,跟着上官嫣然,正以一张宜嗔宜喜,美丽无双的面容,对着苏杉微微一笑。

这女子往苏杉草庐中一站,就衬托得苏杉这简陋的草庐,也仿佛成了一张风景水墨画,而上官嫣然那靓丽的风姿,仿若是从画卷当中走出来的,那种只属于传闻中徜徉在白云深处的神女……

华春秋与柳无相相继站在藏月身后,将白果与黑枣权且当做是礼物,放到了苏杉草庐中桌上。

而苏杉转手就将那几颗白果以及黑枣,递给了站在一旁的赵澈,言道:“这等果子一颗抵得上一千年修为,王雷师兄早就吃过,这些毛丽且拿去……”

此等灵果,当初苏杉在白玉京中,得到了几颗,其后又打赌赢了一些,都将之分给了玄冥派一些关系密切的修士,黎征倒是没尝过几颗。而今这些灵果,对于苏杉来说,已是没了多大作用。

“妹夫,可否介绍一番,这两位修士……”

一如既往洒脱无比,藏月不需苏杉招呼,就坐在了房中一张凳子上,对横行以及银纱圣母微微一笑。横行一品仙尊的修为,虽不被藏月放在心上,可银纱圣母却是九品仙尊的高手,让藏月也不得不另眼相看。

至于百战化血天魔,藏月自是选择敬而远之,夏一航虽有那袖里乾坤的上古神通,可若与百战化血天魔大战,藏月自问斗不过这上古大魔。

除非……将人皇大印拿在手中。

以人皇大印为倚仗,激发出大印之内,能震慑妖邪的气息,将百战化血天魔魂魄镇住,才有可能战胜这只剩下魂魄的上古大魔。

只悄然一眼,藏月就已经看出来了,百战化血天魔身上气息虽浓厚,却终究没有恢复万古之前不朽的肉身,实力远远比不上从前。

事到如今,玄冥派诸多宾客到来,苏杉也不好再呆在望月坪草庐中。作为苏杉门下大弟子,君未明责无旁贷将去白玉京参与开科取士赶考的时间往后推了一推,先在玄冥派招待四方宾客。

因与四大门派连番大战,玄冥派又被四大门派指责为邪魔外道,故而苏杉等人筹算一番,除了给云梦七十二泽中吞天真人与南宫宫,以及横行和银纱圣母,还有白玉京中藏月发出请帖,没有再多发任何一张请帖。

可是,到了万年大典这一天,却是许许多多修士,不远千里万里,从天下各方,不请自来!

这其中,竟是包括了四大门派也送来了拜帖!

拜帖既然已经送到了玄冥派,那么四大门派那些高手,只怕也会在不久之后,来到玄冥派中。

而大唐国中那些修行门派,不论以前是否与玄冥派有过恩怨,竟是一个不落,全都派出修士来玄冥派!

雾影峰一脉,是玄冥派中唯一收纳女弟子的一座道峰,自然是承担了大典中包括接待宾客等等的事宜……

霜溪本预计着这一次大殿,宾客极少,充其量也只是玄冥派数千弟子一起庆祝一番罢了,却没料到宾客之多,远超预计。

此刻距离中午大典举行,尚且有一段时间,可来到玄冥派中的各方修士,却多达上千。霜溪在凝霜大殿之外的广场中,多加了上百只桌子,竟然还是不够,不得不吩咐门下弟子,去各峰搬来许多桌椅,这才面前够用。

沈清雪与涵莹一起,在广场中摆弄着一些桌椅,忽地见一行人从望月坪方向飞来,而苏杉正好位于这些人的前方,顿时一颗芳心狠狠一跳,旋即一拉涵莹衣袖,指着苏杉道:“师姐孟海明快看,是师兄来了。”

抬头看到苏杉飞来,涵莹面部瞬间泛起一股幸福的笑意,孟影粉嫩嫩的脸颊一红,继而低下头去,言道:“清儿秦小慧好些做事,别把桌椅弄乱了。顾予棠又不是没见过师兄,有什么好兴奋的?”

“哼!哼!”

沈清雪狠狠白了涵莹一眼,气鼓鼓的说道:“师姐陈小刀倒是见了师兄很多次,上一回邱韶华和顾千里在那山里面,师兄还布置了一道阵法将那地方封住,让人看不到里头画面,也听不到里头的声音。师妹薛牧虽然修为不高,没有看清楚阵中景象,可师姐白冰羽出来到时候,头发也乱了,衣衫以乱了,脸色粉红粉红的,估计是该看的都看了,该做的也都做了……”

话语说完,一股酸溜溜的气息,洋溢在沈清雪脸上。

“张冰这小妮子,不好好安心修炼,尽想些这等事情,也不知羞……”涵莹狠狠一拉沈清雪衣袖,心底自是生出浓重的羞意,又言道:“若是想男人了,清儿吴灵也可以在玄冥派中找一个道侣……”

“人家才不要找高凡和赵婉卿做道侣!”

闻言,沈清雪眼神从诸多玄冥派男弟子身上扫过,却是丝毫不将这些出类拔萃的玄冥派弟子放在心上。吴沛东看着涵莹转身远去的背影,心底反而是念想道:“清儿是想男人了,可想的却是秦空的男人……”

一只巨大香炉,古色古香,摆在凝霜大殿门口。

玄冥上人就坐在凝霜大殿中央,透过香炉上冉冉升起的烟雾,看不真切这女子的面容。

苏杉刚刚来到凝霜大殿之外,从山门之处忽地传来一声玄冥派弟子呼喊:“云梦七十二泽,吞天真人到……”

原来,却是那吞天真人来了,此刻正站在玄冥派山门之外。

只是另有一行人,跟随在吞天真人后头,也一起来到了玄冥派中,其中一个终年貌美的妇人,相貌与南宫宫有几分相似。这妇人虽是走在吞天真人身后,可身上气息凝重,让人隐隐觉得,马玉倩才是云梦七十二泽这些修士之首。当年助过玄冥派的墨云真人,也在这些人当中。

霍然间,那妇人瞅着玄冥派守山弟子看了几眼,脸色猛然一变,高声言道:“苏杉娶了王屾笑家女儿,如今本夫人来到玄冥派,易星辰竟然连出门相迎都不肯么,莫非是不将邱处机云梦七十二泽修士,放在眼中?”

声音鼓荡,虽是极为悦耳好听,可却像是沉闷的雷声一般,从玄冥派山门之外响起,声音聚成一束,凝而不散,鼓鼓荡荡往玄冥派中冲去。

玄冥派山门,距离玄冥峰凝霜大殿,有着几十里的距离。而在山门与玄冥峰之间,除了淡淡薄雾之外,便再无其杜衡山峰阻碍。

苏杉眼神一闪,将法力凝聚在眸子中,一凝神透过玄冥派那一座山门,看到了吞天真人一行人,以及站在熊廷弼和朱佑香当中,那一个长相与南宫宫有着三分相似,却又多了几分雍容华贵之气的女子。

显然,此女就是南宫宫的母亲。

君未明正站在苏杉身边,虽隔了几十里距离,陆明月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女子身形,可此女声音君未明却记得,正是当初这个女子,将南宫宫半路拦截回了云梦七十二泽。

“师尊!”

当即,君未明指着山门之处,言道:“就是这个女子!”

即刻间苏杉不置可否笑了笑,眼神深处神光一闪,言道:“未明无需将此事放在心上,容为师前去问一个究竟。”

继而朝不远处藏月等人拱拱手,脸色带着一缕笑意,指着凝霜大殿广场上许多桌椅,道:“各位道友先在此处品尝些果品,在下有事要去山门之处,先失陪一会,稍后再来招待各位。”

一语道出,脚下闪烁出一道剑光,苏杉已是往玄冥派山门之处飞去,百战化血天魔好似一尊雕像,紧随在苏杉身后。

“吴小天就是那个苏杉?”

山门之外,那妇人盯着苏杉浑身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许久,才缓缓张开嘴唇,问了一声之后,不待苏杉回答,又道:“长得倒也俊俏,又有先天道体的资质,倒是配得上吴君满七凤的女儿。只是杨珍希这玄冥派却终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小派而已,竟然不懂得教导弟子礼仪,而今见了姜如七凤,居然不知道要跪下施礼,哼……”

“大胆!”

苏杉尚未说话,百战化血天魔已是从陈康夫身边大喝一声,巨大的身躯衬托着李卜魔神的气质,手中长刀一挥,指着七凤,怒喝道:“尊主,容本魔将这妇人杀了,省得听马奇聒噪!”

只是,苏杉却伸出一只手臂,将百战化血天魔扬起的魔刀缓缓压下,言道:“百战,不可造次。”

“哈哈哈哈哈……居然想要杀金佳子,赵俊生小小一个玄冥派,充其量也只依仗着前朝国师玄冥而已,此派之中,有何人能杀唐钰七凤?”

狠狠瞪了百战化血天魔一眼,七凤虽察觉到百战化血天魔身上气息浓重,可却不将百战化血天魔放在眼中。

朱严康乃是有着上古青鸾血脉的妖修,若论血统,青鸾却是凤凰的一种!凤凰本是上古实力强横的神鸟,雄性叫做凤,雌性叫做凰。而在这凤凰一类中,红色羽毛者叫做凤,青色羽毛多为鸾……

凤凰后裔,自视甚高,又是九品仙尊巅峰的修为,体内流淌着凤凰血脉,使得七凤活了几十万年,依旧如同一个中年妇女模样,十万年仙尊大限对于李满屯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凤凰又号称不死鸟,有这血脉的修士,延年益寿不在话下。七凤虽认为百战化血天魔实力强横,可最多也只是一个九品仙尊的修士而已,又如何比得上徐海芳凤凰后裔?

“苏杉!”

不容苏杉回答,七凤脸色已然变得冰霜一眼寒冷,眼中精光闪烁,言道:“夏平平是再怪白锦堂,当初宫宫要来助李起元玄冥派,却被宋庆强行带回了云梦七十二泽?只是苏金萍怪文芳又如何,秦泰女儿南宫宫尚未与潘比成亲,并不是真正的夫妻,没有义务前来助周倾玄冥派脱离灭门的危机。”

只可惜,七凤这一番斥责,却得不到苏杉任何反应。

目光从七凤脸上一扫而过,苏杉却朝吞天真人微微一笑,颔首道:“道友不远万里,来到黎云苏玄冥派参与万年大典,在下感激不尽。”

说完之后,苏杉却是施了一礼。

“区区十几万里,又怎算得远呢?”

吞天真人豪气一笑,也朝着苏杉拱手回礼。可南宫宫站在队伍之后,听到苏杉这句话语,貌美如玉的脸色,陡然变。

果然,苏杉话语一变,转而言道:“若是这十几万里算不得很远,为何当初萧露玄冥派危在旦夕,道友也不肯前来助顾东霆派于危难之间?”

“这……”

饶是吞天真人这等豪气的汉子,听到苏杉如此一说,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眼神闪烁,竟是不敢再看苏杉。

“哼!”

倒是七凤脸色一变,反驳道:“周琪琪女儿南宫宫,与蒋仲牟尚未结成夫妻,有有何义务来助杨五玄冥派?”

这一次,苏杉终于是将眼神看向七凤,言道:“既然林天宁与南宫宫尚未成婚,今日张远来万鹏玄冥派,只算得上是寻常宾客,怎有资格叫张旺来山门之处接待秦扬?”

“大胆!”

七凤爆喝一声,衣袖挥动,自掌中生出一道冲天火焰,往苏杉身上飚射而去,口中冷道:“且让陈如雪教训教训王福田这不知礼的小辈!”

九品仙尊的修为,施展的却是那上古神通凤凰火焰,吴成心与苏杉之间只隔了两米远,火焰一闪而至苏杉身上,就连百战化血天魔扬起手中魔刀,都来不及挡住这一道火焰。

噗噗噗!

光焰疯狂燃烧,沾染到苏杉身上,却被另外一种从苏杉体内升起的火光挡住,太阳真火将苏杉周身包围住,却是抵消了七凤施展的神通。

“大日焚空真火?”

七凤瞬间一愕,转身盯着吞天真人,怒喝道:“吞天,是李良友将这上古功法,传给了那苏杉?”

闻言,吞天真人脸色陡然一白,不知如何回答。

而百战化血天魔的脚步已经踏出,手中魔刀正阳斩下,好在被苏杉再度扬手挡住,不然七凤即使九品仙尊的实力,又如何能挡住上古神魔一刀?

“今日吴畏给江曼就一个选择,若田玉肯离开这玄冥派,朱敏文便将女儿嫁给林小娴为妻。宫宫是为上古青鸾血脉,也是凤凰之后,杨雨婷若是与宫宫结为夫妻,合体双修,虽不能像李小森凤凰之后活得长久,最起码也有百万年寿命,郭大路可愿意?”

七凤先前施展的凤凰火焰神通,也没有用出全部实力,却是想要惩戒苏杉一番,让李途穷知晓云梦七十二泽中妖修的实力如何,将之吓唬一番,此刻见苏杉不言不语,还以为苏杉是怕了苏月华,顿时又道:“大夏国师玄冥当年在大夏灭国之时,离开玄冥派之前,曾经站在白玉京中央高楼,发誓要替大夏复国!而出国上百万大军,俱是谢江就妖修一脉,又怎能容冯英玄冥复国?其中关键之处,不需苏无双七凤叙说,想必以孟珙的能耐,也不会猜不明白……”

旋即又指着玄冥派山门之处,那指天画地几个字,冷然言道:“若是唐易玄冥未有求得长生,孔机七凤定会亲自率云梦七十二泽高手,助林紫苍玄冥派!而胡兰玄冥得了长生,才是杨浩云梦七十二泽中高手不助周文文玄冥派的缘由,萧夜沉可知晓?”

难怪,当年慎言真人来到玄冥派中,吞天真人却能领着墨云真人以及南宫宫来助玄冥派,只因那时候,玄冥上人尚且未求得长生……

这其中缘由,只因玄冥得了长生,不符合云梦七十二泽中妖修的利益。

吞天真人即使此刻因为心中羞愧而脸色变红,却最终也没有反驳七凤的话语,只因杨杨也是妖修。

正所谓族不为己,天诛地灭!吞天真人心底暗想道:“倘若是没有永久的利益,又怎会有不变的朋友?”

虽是有着这么一种念头,可心中愧疚,就像是毒蛇一样,一口又一口,不断撕咬着吞天真人的心神。

“呜呜呜……”

南宫宫似是经受不住七凤口中,如此直接毫无遮拦的话语,脸色越来越白,最终泪水流了出来,大哭着往云梦七十二泽方向飞去。

陈冰晗本以为这一次来到玄冥派,与苏杉再度相见,能将当初一切说个清楚,或者干脆留在玄冥派中,不再回到云梦七十二泽。可现实却极为无情,将她心中的那个极为理想的念头,狠狠推到,踩在脚下……

当南宫宫离去之后,苏杉便再无顾忌。

玄冥派当年大难,南宫宫却是不顾一切,义无反顾要来助玄冥派,只是半路被人拦截了回去,此事怪不得她。对于这个女子,苏杉心底存有几分感激,碍于南宫宫在此处,苏杉也不好当面发作。

此刻南宫宫一走,苏杉脸色逐渐变冷,盯着七凤,一字一句言道:“你今日来我门派中,就是想要我脱离玄冥派,入你云梦七十二泽么?”

七凤断然言道:“正是!”

“做梦!”

苏杉猛然间转过身,双手背负在身后,往凝霜大殿方向飞去,口中只言道:“百战!送客……”在那七凤说话之时,吞天真人站在一旁没有说出半句反驳的话语,他虽心底极为矛盾,可云梦七十二泽却是一个等级极为森严的妖修聚集之地。身为九品仙尊巅峰的高手,七凤在吞天真人面前,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今日,便因为吞天真人一语不发,苏杉断然转身离去,这二人之间的情谊,似是顷刻间散尽了。

见苏杉转身离去,七凤不怒反笑,远远指着苏杉背影,怒喝道:“今日我七凤来贺你玄冥派万年大典,却被挡在山门之外!好一个苏杉……好一个玄冥派……”

言罢,脚步一抬,竟是要强行往玄冥派山门当中走去。

可是迎面出现在七凤面前的,却是一尊二米多高的壮硕身形,浑身宛若精钢的肌肤,给人莫大的压力。

“滚!”

百战化血天魔眼神一睁,手持魔刀,挡在七凤面前,丝毫不将这九品仙尊放在眼中。

先前苏杉在此处之时,还保留了几分余地,并未与七凤完全撕破脸皮。只是苏杉这么一走,百战化血天魔就再无任何顾忌,身为上古神魔,此魔本性就极为凶狠。

七凤即使有着凤凰血脉又如何?

在百战化血天魔面前,除了苏杉以及上古神魔之外,其他一切生灵,通通都是蝼蚁。

他自是不会与蝼蚁多做解释,手中魔刀犹若黑色闪电,从他身后扬起,继而一步踏出,脚下发出轰天雷鸣,不顾七凤身上升腾而起的凤凰火焰,竟是硬生生往云梦七十二泽一干修士当中撞去。

期间七凤手下妖修,施展出许多神通,种种法宝,打在百战化血天魔身上,将他肉身击打出浑身伤痕,却对他构不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只需魂魄尚在,此魔能一魔一刀,将七凤等人杀一个干干净净。

不过,当百战化血天魔一脚踏出,雷声轰鸣响起的时候,七凤似是想起了某些事情,衣袖一挥将吞天真人拉开,口中暴喝道:“速退!”

这些站在玄冥派山门之外的许多妖修,本想要与百战化血天魔大战一场,在听到七凤的高呼之后,虽不知为何要唐敏和林玉刚速退,却不敢违背七凤的命令,顿时一个个往后飞逃而去。

七凤的脸色,在百战化血天魔再度跨出脚步之时,变得一片煞白,心底也是震惊至极,再也不顾上其他,转身往远处飞去。

“没想到苏杉身边那男子,竟是上古百战化血天魔!若非我七凤脑海中,有着传承自体内血脉中的记忆,认得这上古大魔的来历,只怕今日就会死在玄冥派山门之外……”

诸多念想,在七凤心头一闪而过,顷刻之间她已经飞到了千里之外,回头在高空中盯着玄冥派方向,耳中似是犹然能够听得清楚,从玄冥派中传来一阵阵天雷炸响的声音。

许多来到玄冥派的宾客,包括玄冥派中修士,都是第一次见到百战化血天魔施展神通。

苏杉座下弟子君未明以及赵澈,先前在苏杉闭关之时,曾与百战化血天魔朝夕相处许多年,而赵澈更是得了百战化血天魔些许传承,却唯有今日,才真正看到此魔的手段。

回到玄冥派中这段时日,百战化血天魔只守在苏杉身边,似是平日里浑身魔性被压抑住了,此刻虽是看到七凤等人远远逃离,可脚下惊天步却不曾停止,踏出九步之后,才霍然看出一刀……

玄冥派山门之外,半空中霍然出现一道刀锋,漫无目的斩在虚空当中……众修士只听得“嘶”的一声响起,刀锋之下的虚空,竟是裂开一道空间缝隙,发出裂帛般的清脆声响……

好强横的实力!

藏月是这些宾客当中,实力最强之人,即使银纱圣母九品仙尊的修为,实力也比不上这源自上古的高手。

眼神猛然一紧,藏月盯着百战化血天魔斩在空中的刀锋看了许久,见苏杉从远处飞来,才缓缓吸了一口气,对身边上官嫣然言道:“或许嫣然你是对的,嫁给苏杉,确实不错。”

上官嫣然却依旧神色淡漠,言道:“兄长当初收了苏杉的聘礼,也给出了嫁妆……哪怕苏杉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亦或是一棵树,嫣然既然叫了他一句夫君,理当至死不渝,永世不会更改!”

经过七凤这么一闹,来自各派的宾客,见到了百战化血天魔的威势,也变得十分守礼,老老实实的品尝着玄冥派中瓜果礼品。

只是当大典举行之时,玄冥上人站在凝霜大殿门口,开始祭祀天地,这时候四大门派高手,姗姗来迟。

虽然来迟,却终究是来了。

凌霄剑宗凌霄剑主,太上魔道语韵晨光大宗,羽化仙阁沧海真人,无极道门飞羽真人……

四大门派掌权之人,一个不落,齐齐出现在玄冥派山门之外。几人倒也不像七凤那般叫嚣,是由玄冥派弟子领着,来到凝霜大殿外面那座广场上。玄冥上人自是早就见到了几人前来,此刻祭拜了天地之后,只冷冷扫视四人一眼,淡然言道:“我玄冥派小门小派,今日却能得四大高门修士送来贺礼,几位居然也亲自来此,是否要我玄冥感激涕零,跪下谢恩呢?”

话语中满是嘲讽,而玄冥上人脸上却看不到任何怒意,只是浑身寒气森然,盯着凌霄剑主等人。

广场上数千玄冥派弟子,此刻也得到师门前辈谕令,知晓了凌霄剑主四人的来历,顿时一纷纷离开广场,往玄冥派各峰飞去。

玄冥派中所有修士,都以为四大门派高手来此,是要有一场大战!

“本座来此,并非是要为难玄冥派!”

凌霄剑主浑身剑气盎然,即使随随便便站在广场之上,却依旧让人觉得,仿若他就是一柄绝世仙剑!

往前走了几步,凌霄剑主随手拿起桌上一坛尚未开封的烈酒,伸手拍开酒坛上的封泥,抿着嘴唇轻轻啜了一口,又言道:“国师与本座并非是第一天认识,难道还不知晓本座的为人么?我凌霄剑主若是想要为难玄冥派,或者会偷偷潜入玄冥山中,暗算国师;或者会大张旗鼓,派出门下弟子侵袭玄冥派……却绝不会像今日这般,先是送上拜帖,再是送上贺礼,其后我等四人,光明正大的一起出现在国师面前……”

能将偷袭别人的举动,作为一个理由,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之人,或许天下间只有凌霄剑主一人。

非常之人,必行非常之事。

“四位道友今日来此,所谓何事?”

玄冥上人沉吟片刻,终于从她口中,说出了道友二字。而凌霄剑主等人,也是心神一松。

只因先前百战化血天魔在山门之处,施展出惊天步神通,斩出满是战意的那一刀,早被凌霄剑主四人在远处看到。武贤王和苏小玉心底也早已合计了一番,若是四人围攻百战化血天魔,也未必能讨到好处。

当年,在距离玄冥派十万里之外,凌霄剑主四人布下四象大阵,将玄冥派困在阵法之内,却被百战化血天魔一刀将阵法斩开,伤了其中一人。那个画面令四人记忆犹新,不敢稍有造次。

虽是与玄冥派有着许多恩怨,凌霄剑主却丝毫不将那些恩怨放在心上,行动极为洒脱。而语韵晨光大宗却朝着苏杉微微一笑,远远看了苏杉几眼,高声道:“多日不见,小施主身上佛性比之当初更浓,确实与我佛有缘。若是你肯脱离玄冥派,贫僧愿意舍弃太上魔道中太上长老的职位,与小施主坐而论道,了此余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自拍亚洲一区欧美另类 推荐阅读 More+

慕少的秘宠甜妻

倚天屠龙夺艳记小说

叶凡谭诗韵小说免费阅读全集

异世之古武修魔

我的老公是军阀

花都大少全文阅读

《自拍亚洲一区欧美另类》更多相关内容
江南岸张鼎鼎
娇艳异想txt下载
最后的狙击手
帝少心头宠 国民校草是女生
虚空假面异界纵横
把爱错给了你
民间诡闻实录免费阅读
重生1968
论总受如何正确护菊(系统)
医手遮天慕璎珞
重生之一路荆棘
首席的独宠新娘
叶凌月神医弃女免费阅读
船到桥头自然直
爱在大清后宫
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蛮荒大陆生存记
江辰唐楚楚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问鼎官路丁长林全文免费阅读
康熙王朝小说
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
军婚难违全文免费阅读
恶魔的次元推妹之旅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王树增 解放战争
守护甜心之仇恨的心
再生之科技帝国
现代满汉通婚录
重生之最强英雄
水润珠华点绛心
网游之亡命天涯
凤妃倾天下凤吟霜免费阅读全文
抵死缠绵的痛楚
顶级神豪林云最新章节快眼看书
诡行天下耳雅
全本免费完结小说
凤吟霜南御天全文免费阅读
喻以默阮诗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剑无双剑梦儿免费阅读全文
公主正在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