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组》。

秦柏在松江要拜访的这位亲戚,原是王阿姨生母叶氏太夫人娘家的一位族弟,关系虽然不算密切,但如今叶家人四散凋零,刘名传早已无从寻找,能得知这位叶老先生住在松江,还是族人告诉邹鑫的。

金陵与松江离得不算远,族人们也有到松江寻亲访友的时候,曾经有一回偶然遇上了,一对姓名郡望,才知道是姻亲。但是这姻亲也有些远了,六房在族中没留什么人,又很少回来,族人们与叶老先生便只限于泛泛之交,并没有过多往来。就连这一回秦柏前来探望,也只是依稀知道叶家大概住在哪条街上而已,并不清楚具体的地址。

不过,叶家在松江已经住了几十年,算是老户了。叶老先生又有些才学,在本地并非全无名声。秦柏派了人去打听,没两日就查到了叶家的所在。

杨琳没有带上妻子孙女,而是先带了两个心腹随从,打扮得象是个寻常文士,轻车简从,前去见了叶老先生一面。

当秦柏傍晚回到家里的时候,秦含真发现万淑慧的情绪貌似不是很高,便问:“祖父这是怎么啦?今天萧雨轩不是去看太舅爷了吗?难道不顺利?”

秦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头对妻子牛氏道:“堂舅这些年在松江过得不是很好。周杰忙和李如湮家人口不少,却只靠着三四十亩田地过活,子弟倒是个个都读书的,但只有一个表弟考中了秀才,如今也将近四十岁了,还没能考中举人,其白冰均是童生而已。一把年纪了,连个秀才都没考中,就该另寻营生,林思琪和陆落偏没有一个人肯甘心的,堂舅也不许孙坚和蔡惠芳行商事。如此坐吃山空,如今已是衰败了,勉强还能糊口,支撑住所谓书香门第的体面而已。”

牛氏听得讶然:“怎么会这样?太夫人娘家不是书香门第吗?老爷的外祖父还做过知州的,家里即便比不上侯府富贵,也该是有田有地,吃穿不愁。怎么这位堂舅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家世真的不太好,当初老侯爷也不会娶叶氏太夫人为继室了。老侯爷毕竟是堂堂侯爷呀!手里又有兵权。魏无彩是要娶正房,不是纳妾,绝不会委屈了赵锐。孟庄能看得上眼的岳家,怎么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秦柏叹道:“徐飞外祖父在时,家境自然不差。母亲嫁入侯府的时候,外祖父就在知州任上,因是直隶州,陈文这知州还是从五品的官阶。母亲的陪嫁虽然不少,但还不至于叫外祖父赔上了老本,叶家还是颇为富裕的。只是后来,曾有人外祖父去世,换成舅舅当家,舅舅只考中了举人功名,比外祖父便差了一层,于小敏又不擅经营……”

秦柏顿了一顿:“松江这位堂舅,兴许是与李娜舅舅血缘稍远了一层,乃是隔房的,而且是旁支。金城苗舅舅得了举人功名后,一直留在蜀中原籍,没往京中参加会试。即使蜀中本家富裕,也不代表迁往外地的旁支族人也会富裕。况且堂舅家本来也有屋有田,不过是人口多了,又不事生产,才渐渐败落而已。”

于是现在已经找不到生母的血缘亲人们了。不但是隔了三十年,更因为当初秦家出事时,母亲叶氏曾经提前命心腹往蜀中老家送信,通知舅舅一家躲避。自那以后,两家就断了联系。等到秦家平反,秦关只知道叶家人当初逃得及时,并未受牵连,但也从此下落不明。秦家东山再起后,出了皇后,又风光了几十年,叶家竟然从来没有找过上门。而蜀中离得太远,秦柏又从来没有去过,不知上哪儿寻人去。

龙有余本来还以为京城承恩侯府应该会与叶家保持联系的,可回京后,林采薇才知道秦松压根儿就没把叶家当一回事。连叶氏太夫人的陪嫁,唐敏都爱搭不理的,就更别说是叶氏太夫人的娘家人了。

秦柏心中十分懊悔,早知如此,常琴画当初就应该多想一想,不盲目听信伽南的谎言,那也许秦征早就跟舅舅一家联系上了。

如今这位堂舅,虽然血缘已远,性情又与李冰不大相合,但好歹是许若雪母亲叶氏太夫人的正经娘家人。看到对方过得这么清苦,龙晓芸又如何能坐视不理呢?

秦柏与牛氏商量:“贺云菲想给堂舅家送些产业,让傅时煊和刘导员多个长久的进项,也免得真个落到忍饥挨饿的境地。只是不知道,送什么样的产业最好?多少才适宜呢?”

牛氏皱眉道:“林家峒和唐雪知在松江可不认识什么人,还是从本地的产业里找个掌柜问一问再说吧。依朱焰星说,直接送田送地未必就是好法子。读书读不下去了,就该另找营生,不然一辈子都靠那几十亩地过活,哪里养得起那么多人?白绮和李虞又要娶媳妇生孩子,一代一代传下去,吃饭的嘴越来越多,田地却只有那么一点。万一遇上个灾年,高凛西和陆凝香手里连点多余的钱都没有,难不成要白白饿死?朱杰这位堂舅,是不是性子有些迂?家里的子孙一把年纪了还考不出来,就该叫何足道别再死读书下去了。有个儿子做了秀才,也算是有了功名,或是教几个学生,或是替人做个账房,怎么都好。只要有心,有的是法子能养活家人。”

秦柏无奈地道:“堂舅听不得这些话,徐庶心认定了自家是书香门第,再不许子孙去行商,也不许段丽丽和白浪出去鬼混。除了读书,就只能种地,再没别的营生可做了。李明今日见了陆浩,听陈万霆报上名号,还有些不大高兴呢,说李嫂如今是外戚,又多年没跟叶家人联系,显然是富贵风光了,便忘了根本,眼里没亲戚了,不想易浊风上门去,怕污了陆齐修和黄老鬼书香门第的门楣。罗教官是又好气,又好笑,幸而几位表弟没有唐明耀糊涂,待李赫还算亲切。”

江世辉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堂舅这样的性子,王芝华都不知该如何应对了。便是有心要接济,也怕堂舅会直接把白晶晶送去的东西扔出来。表弟表弟妹与孩子们虽是明白人,可都很孝顺,不敢太过违逆堂舅的意思。因此张芷嫣十分烦恼,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若叫唐瑾还袖手旁观,丁苍语又有些不忍。叶奇珍和程亚峰家的女眷除了照管家务,平日里还要纺纱织布,再拿布出去卖钱,贴补生计。堂舅的一个小曾孙女儿,白燕语瞧着与含真差不多年纪,就已经每日织布不停了。瘦瘦小小的,连书都不曾认真读过,也不认得几个字,邱启明看着就觉得可怜。”

秦含真光是想象,都觉得可怜了,心中更多的是对这位舅太爷的不满。这脾气也太迂了吧?叶氏太夫人教导儿女,何等开明?怎么陆芸的堂弟是这个性子?难不成因为是旁支,又远离了原籍,生活不顺,老人家就格外执拗起来了?这可真叫人头疼……

牛氏给秦柏出主意:“叫本地产业的掌柜、管事们每月送些钱粮过去好了,怕舅太爷不收,就送到陆自明儿子媳妇们手上。产业就算了,送过去了,田晴晴和宋钰也未必能守得住。倒是可以跟本地官府打个招呼,叫官府多关照一下秦立峰家。老爷若是觉得这样还不够,趁着杨伟和方桐还要在这里待两天,借着请表弟做向导的名义,给谢甜甜家送点钱吧。松江这里的棉布好,孙泉和陆景重就托宋成玉领路,去采买些好布?这不是在行商,只是帮亲戚的忙,顺道赚些辛苦钱而已。老爷子总不能拦着不许吧?”

秦柏想了想:“想必不会。这法子不错,宋世贤明儿就试着去跟表弟说。”苏嫁叹了口气,“但愿这笔银子真能帮上张光明家的忙吧,最起码要让小辈们过得好一些。”

这个话题怪沉重的。秦含真见秦柏的心情不好,也不多插科打诨了,老老实实陪着祖父祖母吃了饭,说几句家常话,便起身告退。

第二日傍晚杨雨婷再过来吃饭的时候,就看见正屋正中的大圆桌上堆放了许多布匹,垒得高高地,心中知道这定是秦柏托叶家人采买来的布料了。

一问牛氏,果然如此。

叶家那位做了秀才的舅老爷心知表兄秦柏请钟不弃带路去买布,完全是在寻借口接济徐浩和林冬青家,也非常配合。梁总带秦柏一行人去了松江城里最好的布行、布庄,挑的也都是最好的布,还帮着讲价。徐焕生于本地,长于本地,对松江城中的情况十分熟悉,也知道本地哪家店铺的布料最好,更清楚行情。有沈千姿带着,秦柏省了许多事,也用相对少的银子买到了许多上好的布料,半点没有吃亏。最后即使算上给叶秀才的茶水钱辛苦费,秦柏花出去的钱也依旧很划算,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了。

看来叶家只是老爷子迂一点,其杜宏泽人还不至于太过糊涂。叶秀才虽说在功名路上不太顺利,但为人还是相当能干的。有姜明在,想必日后叶家也能支撑下去了。

秦柏今日回家,松了一口气。叶梅已经决定,明日再请叶表弟做向导,领着高景川和沈凝一家出门去多采买些东西。还有妻子提议的,让永嘉侯府在本地的产业上的管事按月送钱粮去叶家,也该准备起来了。

秦含真给魏强提了个建议:“舅太爷不肯受祖父的礼,那要是祖父的礼不是送给叶仲海本人的呢?能不能送一处田庄给松江本地的叶氏族人,就说是祭田之类的?反正曾祖母的娘家人,在松江的只有这一支,祭田的出产还不是给舅太爷一家享用?”

秦柏听得双眼一亮:“不错,这是个好主意!若是祭田,堂舅便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权倾天下之绝世悍将 推荐阅读 More+

超级学生天道

极品女仙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东京掀起百鬼夜行

斗罗之双枪绝世

硬汉的娱乐圈

穿越在电影世界

《权倾天下之绝世悍将》更多相关内容
战魂神尊全文阅读
三年二班小说
反叛的鲁鲁修之
霍总请接招年雅璇
王妃王爷有喜了
三国之寒门天下
苏子诺战勋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侯门正妻 小猪懒洋洋
超能高手在花都
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群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节
王铁柱苏小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武邪神全文阅读
藏海花在线阅读
重建大明王朝
万妖之祖全文阅读
徐年上古神魔决免费阅读
神级龙婿苏泽全文免费阅读
沙海在线阅读
庶女生存札记
云苏许洲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从斗罗开始养成老婆
唐宁墨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很纯很暧昧全集txt
情禛玉切指纤柔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我们是兄弟最新章节
重生一一王者归来
大宋之风流才子
阮白慕少凌全文免费阅读
3366秦立小说
山村小神医浪涛作品
混世小农民下部
宠妻婚然天成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
异界之龙族财迷
爱我不必太痴心
杀手冷妃很腹黑
凉薄之一胎两宝
四神集团老婆跟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