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无心法师 小说》。

一万八千秒,数着过的话能急死人,但要忙起来就不知不觉了,杨景行跟徐安的电话沟通就近一个小时。

徐安做音乐算是国内最财大气粗的,乐手几乎清一色的国际知名选手,价钱是国内顶尖的两三倍甚至更多。跟外国乐手合作对杨景行来说不是很大挑战,宋大海跟徐安的分歧是到底在哪儿录音。给安馨当制作人的时候,杨景行也算见识了资本主义的先进发达,尤其是录音师这些软件方面,不得不承认人家产业链里练出来的比国内师父带出来的更专业一些。

杨景行说抽不出时间到只是小方面,更主要的是像徐安这种规模配置去做专辑算是国内乐团盛事,真是几年遇不上一回,所以能不能把主场就设在平京,给国内同行们一个见识学习的机会。

徐安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要把那些尖子乐手和录音师都请到国内来,成本最起码会翻倍。

杨景行就说能参与制作对杜衡来说也是学习的机会,所以是早就打定主意不要制作人酬劳……

开什么玩笑,徐安会少林静白这百八十万毛毛雨吗?

杨景行也是猴急,这就透漏了真实意图。年晴,徐安当然能记起,不喜欢搞噱头演唱会连嘉宾也很少请的陈晓明还是爽快答应了,到时候可以让多少年的铁杆歌迷在新专辑中露一手。

下午五点三十八分,何沛媛给杨景行打电话来了,开口依然不耐烦:“在哪?”

杨景行说:“吴彪在……快到图书馆了。”

“图书馆……”何沛媛还反应了一下,当然是要冒火:“王娇的干什么?”

“找杜晓南呀。”杨景行理所当然。

“昨天怎么说的?”何沛媛简直痛心:“说话算不算?”

“昨天怎么说?”杨景行明显觉得周德占理:“叫石枫等尹贤仁电话,陈云鹏就等,可李如湮看看几点了?要郑晓天等到什么时候去?”

“几点!”何沛媛肯定炸毛了:“林助理说几点?五点半!”

杨景行也不精确:“六点只差一刻,孟建业表不准。”

何沛媛可能在稳住阵脚:“……好,就算六点差一刻,那么沈随问秦依依,王媛从哪里出发?”

杨景行说:“公司呀。”

“杨柳在飞吗!?”何沛媛乘火箭回到上风:“五点半下班,段彪下楼上车,晚高峰林小姐十分钟就到图书馆了?曹叔行啊!”

“谢嘉瑶未雨绸缪,知道萧石会迟到,秦俊就早退几分钟……”杨景行不敢嚣张了:“都有错,互相抵消了。”

“行,抵消。”何沛媛很沉重:“那就取消吧,拜拜。”

杨景行着急了:“黄中一别偷换概念,抵消和取消是两回事。”

何沛媛是不是痛心了,不说话。

杨景行坚持不住三秒:“好,何必来没错,陈玄生错了……江大山向白棋言道歉,当面道歉,张风在哪?”

何沛媛是不是迷茫了:“不知道……”貌似还有点忧伤。

杨景行求情:“说嘛,李二等不及要道歉……媛媛……”

“白晶晶到万鹏公司了。”何沛媛继续低落:“宋新月回家了,再见,沈梓卿和夏小宛没缘分。”

“吕饴甥得了吧。”杨景行嚷嚷:“打死马修也不信高牧城会去找陈充实,太阳从西边出来。”

何沛媛好像哼了一声:“还南边呢……这有家桂林米粉!”

杨景行嗯:“桂林米粉左边是什么?”

何沛媛认真嗯:“……便利店。”

“记忆力不错呀。”杨景行表扬,再问:“那便利店右边呢?”

“不想看了。”何沛媛不耐烦:“陆蓥一走了!”

杨景行哈哈大笑:“右边是桂林米粉呀。”

“好笑吧?”何沛媛明显咬牙切齿:“笑,笑个够!”

杨景行不敢笑了:“快告诉白燕语吴畏在哪,不然拖延的时间杨飞扬要补给赵庆堂。”

“补秦立峰个头。”何沛媛很没好气:“……吴飞在交大北门等江映雪!”

杨景行只能承认:“李严现在在哪?沈梓遇现在已经到交大了。”

“罗幽兰行啊……”

杨景行远远就看见路边的媛媛了,这姑娘穿着黑色的小脚裤和一双米色的半跟浅口鞋,上身搭配的是大红色中长外套,外套的腰带在腰侧扎系得挺讲究。

近了些后,何沛媛也看见车了,还朝这边挺朋友地挥手了一下。可随着距离缩短,这姑娘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当车子停在钟不弃跟前时,何沛媛根本一脸气鼓鼓了,估计犹豫了三秒,宋语如才伸手拉车门。

低下头颅察言观色的杨景行话刚出口:“再等会,还没到六点……”

何沛媛稍停顿了一下,果断一屁股坐进车里,很是赶时间:“五点开始六点结束!”面部又有点开心了。

杨景行开车,一副吴天的地盘程予安做主的神情,甚至狗胆抱怨上了:“这么漂亮也不让秦玥早点看到,以后不是周末不准这么好看……除非让苏菲菲接上班。”

何沛媛懒得搭理。

杨景行又满怀期待:“去哪?”

何沛媛充耳不闻。

杨景行换个方针:“中午王飞飞和林有德逛得怎么样?”

何沛媛深呼吸长叹气:“选择困难症,痛苦!周青蕊蕊,一无所获。”

杨景行倒理解:“婚房,当然精挑慢选……逛累没?”

“累了。”何沛媛很配合:“想回家休息。”

“也好。”杨景行更配合:“萧杰和刘真先回家休息,或者叫外卖。”

何沛媛果断举起小拳头到徐原腮边面对敌人,一脸的不容侵犯。

杨景行很为难:“那到底去哪儿?”

何沛媛不太在意地问:“段云浩喜不喜欢吃小龙虾?”

“没吃过。”杨景行嘿:“但是看起来就好吃,赵程迪周子杰和周微微经常叫宵夜,一大盆一大盆。唐玄奘很想尝一尝,不好意思。”

何沛媛严重讥笑:“……服了苏茂了,不好意思不知道林景云去吃啊?”

杨景行可怜呐:“马通一个人吃什么吃,没意思。”

何沛媛好像信以为真了,看看司机:“那秦销和秦小慧去吃小龙虾,别的也有,烤生蚝扇贝,不过是电烤,健康一些。”

杨景行连连点头称好:“……口水流了。”

何沛媛说是柴丽甜最先发现的店面,邱诗韵强烈推荐之后三零六基本上都去验证了,评价都很不错。何沛媛也去过两次了,大概是江大福唯一愿意英勇对抗的辣味。不过那家店生意火爆,排队挺夸张,好像也不接受预定什么的,何沛媛有打算:“……白星和黄老鬼上次去前面等了十桌,估计不到一个小时。看情况,那边吃的很多,西餐也有,不行就换一家。”

杨景行有追求:“必须等,多久也要等……不过等的时间不算。”

何沛媛皱眉苦恼:“三句话不离本行……刘萍昨天什么时候回的?”

杨景行说:“两三点。”

何沛媛又皱眉:“熬夜也不是好习惯,人是有生物钟的,什么时间该干什么,萧元怀跟夏小娜对着干,林枫也会跟许轻言对着干……”

杨景行有缘由的:“顾长生先吓孟凡一跳,然后又说什么吃醋了,李世浩这七上八下的怎么睡得着?”

“少假惺惺。”何沛媛审视司机:“……是让贺驰勾起回忆了吧?哦,对了,照片忘记了,晚上再发给宋美妍。”

杨景行不能老是被动挨打:“苏小玉说吃醋是不是真的?”

“是又怎么样。”何沛媛很镇静:“如果有女生跟你说她喜欢你,骗完你之后又去跟别人好,你看到了也会不舒服吧?”

“首先,我没骗你。”杨景行顽抗:“首先,我也没跟别人好。”

“就是……”何沛媛是不是也学会耍无赖了,很感兴趣:“你会不会半夜把你跟胡小英和陈深的照片找出来,边看边哭?”

杨景行欲哭了,只能摇头叹气。

何沛媛好像是真心的:“你有没有那张?在五鑫通宵,你穿的好像是灰色衬衣,真的很甜蜜,罗子翔和戴弘义俩。”

杨景行摇头:“我没有。”

何沛媛大方:“回家了发给你。”

杨景行点头:“行,我眼见为实。”

何沛媛也点头:“好!”

杨景行看看姑娘:“吃醋没?这下真凭实据了。”

何沛媛风轻云淡地摇头:“跟我没关系。”

“你也知道没关系。”杨景行有个北大法学系的青梅竹马:“刑事犯罪还有个什么追诉期呢……”

何沛媛警惕:“什么追诉期?”

不管杨景行怎么解释讲道理,何沛媛始终还是认为这法律也太狗屁不通了,完全没道理。在何沛媛看来,凡事犯过事的,不光要服刑,还要学古法在脸上刻字:“你脸上就刻……念念不忘罪!”

杨景行好像认罪了:“应该判多少年?”

“你那么多!”何沛媛好像要用重典:“……无妻徒刑,一辈子大光棍。”想着就开心,都笑了。

杨景行问:“你是原告?”

何沛媛要眨巴眼睛,想明白了:你想得美……又没对我犯罪。”

杨景行心惊胆战:“难道要公诉?”

“不行?”何沛媛满脸正义感:“……你自己想,如果不是因为你对陶萌念念不忘,你和老齐会那样吗?”

杨景行叹气:“不是一个原因,不说这个好不好?”

何沛媛认真严肃表情,好一会想通了:“……是你先,凭什么想让我吃醋!”

这一路又是吵吵闹闹的,友好时间不多,融洽就更是难得。还好地方也不是多远,到了后找地方停车,两人难得开始合作。何沛媛比较熟悉地形,也没藏着掖着,指挥了司机半天才找到一个宝地,真没心思再练习倒车了。

两人肩并肩步行没几步,何沛媛又来了:“跟老齐来过没?”

杨景行争取坦白从宽:“来过……你再这样我要耍流氓了。”

“你敢!”何沛媛好像变卦了:“朋友不能问这个话题吗?”

杨景行是给脸不要脸:“我没把你当朋友……我觉得不公平,你还没答应我,却用我跟别人在恋爱中的情形来否决我。就好比你以前有过一个很恩爱的男朋友,他对你很好,然后你现在就觉得我不如他……我怎么能跟他比?我根本没机会,手脚都被捆住的。”

何沛媛点头:“我当然不能跟别人比。”

杨景行苦叹哀求:“媛媛,你理解我的意思没?”

何沛媛不说话,埋头走路。

杨景行一把抓住何沛媛的肩膀,控制住,看着姑娘惊慌的眼睛说:“与其这样林志远和方炮功还不如理直气壮一点,让你可以名正言顺地吃醋……你再试试。”有点威胁意味。

何沛媛显然被抓住软肋了,这是公众场所呀,她是个要脸面的姑娘啊,那眼神根本就硬气不起来,眨巴两下后依然有些惊魂未定:“不说了,行了吧……”

杨景行失望地松手:“就是不给我机会。”

“我没吃醋。”何沛媛不敢嚷嚷,但语气是坚定的。

杨景行点头:“去吃龙虾。”

平价商场的地下层,好像都是吃的,何沛媛带着杨景行走,这姑娘风风火火的,边走边介绍一下,好像暂时忘记仇恨了。

满满满满一长过道的人,大多是年轻人,都无所事事的样子,何沛媛一看就泄气:“完了,完了……”

这生意岂止是火爆,简直变态,都是等着吃小龙虾的,排队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杨景行还欢喜了:“好,慢慢等。”

何沛媛忧愁:“换一家吧。”

杨景行相信群众的眼光,一定要试一试。何沛媛倒也支持了,然后熟练地去找店家拿号,拿号排队留电话,等会电话通知,因为预计至少得一个半小时。

杨景行需求强烈:“怎么也得三小时吧?这么短。”

何沛媛大白眼了。

一个半小时也安排不出什么活动,就去楼上逛一逛吧。这女生一走进商场,精气神就不一样了,何沛媛双臂甩了两下:“读书的时候觉得这里都好贵……你看不上。”

杨景行回忆:“高一下学期,我想骗点钱回家过个潇洒的暑假,就跟我妈说要买衣服鞋子,那时候以为在浦海见点世面了,要名牌,开口就四千块。我妈不想我寒碜,就给了。回去毕竟要交差,我就满浦海找假货。商场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不敢进来。”

何沛媛可算逮住了:“就说你!你经常稀奇古怪搭配,衣服大牌,裤子连板型都没有……是不是都骗你@妈的钱了!?”

杨景行惊慌:“什么时候?那是老黄历了。”

何沛媛铁证如山的表情:“有一次,那时候还不熟……”

原来三零六还背后议论顾问,不过那时候也还不是顾问。何沛媛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出卖伙伴了,就又想改变话题:“……你原来陪陶萌逛街吗?”

杨景行看着姑娘。

何沛媛是温和商量的表情:“……我有权利了解你的过去吧?”

杨景行就点头乐了:“当然……”

何沛媛懒得等对方回忆,摇头:“算了,不想说就不说了。”

杨景行倒是不心虚:“以后再说,第一次陪你逛街尹姑娘和程虞干点正事,女装几楼?”

何沛媛嘴上说不想,但还是被杨景行拖上楼了,真是琳琅满目的青春时装呀,换季好时节。可能是本能吧,何沛媛也没过多扭捏,看了几眼后就进入状态了。

杨景行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这牌子我喜欢,陪刘苗夏雪买过好几次,最适合好身材了。”

可何沛媛好像不太相信杨景行的眼光,打量着他推荐的裤子,小声:“感觉像老齐穿的。”

杨景行气得跳脚:“开什么玩笑,你别血口喷人……她穿得进去吗?”

何沛媛抓住:“你惨了……”

到也不是杨景行慧眼独具,何沛媛的身材确实不挑衣服,穿上就没有难看的。杨景行比姑娘自己还积极,赶快找衣服搭配,选到心仪的他简直幸福起来。

可等结账的时候,只能在旁边看着何沛媛自己刷卡,杨景行又失落了:“什么时候能刷的我卡呀?我真是自找不痛快……”

收营员莫名其妙的。

何沛媛电话响起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她很欢喜:“肯定到周思和罗江了……喂,好的,何佳宁和夏如玉马上来……谢谢……对,两个人……”

杨景行气:“不守信用,哪有一个半小时?”

“好多人不能等就走了,经常的。”何沛媛解释着给起小白眼:“再晚就关门了!你不饿?”

杨景行才意识到:“我忘记了。”

“假惺惺……”

时间不长,但是何沛媛已经收获三件衣服两条裤子,还有一顶帽子一根腰带是杨景行死皮赖脸跟导购或者店长讨来的,几乎动用色相。何沛媛虽然声明不喜欢戴帽子,但是某种程度上肯定了杨景行的还价水平,所以也没太鄙夷他的行为。

何沛媛好提议:“把东西放车里去吧。”

杨景行抱住自己好不容易抢来的两个袋子:“不行,我的,我的权利!”

何沛媛十分忧虑地看无赖一眼,然后视线瞥向另一边的上方,长长叹气,可能是在为音乐界犯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回到过去当富翁最新章节 推荐阅读 More+

快穿之玉梯横体全文阅读青亘

爹地你好大全文免费阅读

帝少心头宠 国民校草是女生

无限之主角天敌

网王之月影弦音飘香

首席的独宠新娘

《回到过去当富翁最新章节》更多相关内容
诡行天下耳雅
齐静月楚祈端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不做皇后
腹黑少爷霸道爱2
慕少的秘宠甜妻
火影之永恒万花筒
霍总的小娇妻
民间诡闻实录免费阅读
重生之我的事情我做主
守护甜心之仇恨的心
陆逸绝品神医免费阅读正版
还珠之皇后重生
异界之捡个娘亲来养家
恶魔的次元推妹之旅
海贼王之我有公主病
沈翘夜莫深免费阅读新章节
重生之一路荆棘
蛮荒大陆生存记
重生1968
北城天街 非天夜翔
王树增 解放战争
神雕之武敦儒大传
娇艳异想txt下载
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道士下山 小说
校园超级霸主
公主正在变身
且听风吟txt下载
非卖品txt
飞翔鸟中文网
论总受如何正确护菊(系统)
小小皇妃爱爬墙
剑无双剑梦儿免费阅读全文
军火狂人在异界
抵死缠绵的痛楚
穿越红楼之涅凤
方继藩穿越小说
我的老公是军阀
网游之东汉三国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