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总统大人请爱我》。

宁白在马车上对手背上伤口稍作处理,勉强止了血。吕林兰想,这一刀,算不算是割断了罗婆婆与应祁往日的情分。总之,应祁只管好好做林鹤轩的太师便是,师傅只给了林采薇一年时间找阿雪,不管找到与否,都要辞官回山。

宁白卧于马车内小憩,车身摇晃,虽加重了身上的疲惫,却未熟睡,一路上听见小贩的吆喝,不少相对车辆交错时车轱辘的声音,还有成片的拍手叫好和阁楼上纤细酥骨的揽客声……

外边静悄悄地下了雪,雪不大,却足以撑伞,数车轮滚过的石板路和遮雨避寒的屋檐上积得最多。

直到马车驶到宫门外,驾车的小厮朝马车里唤了声:“宁太医,到宫门外了。”

许是小憩得久了,起身时有些头晕,静默了片刻,这才拎着药箱下了马车。

雪下个不停,铺在地上厚厚一层,宁白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迈着,迈地极稳。

宁白递了玉牌进宫,值守的傅城也早已知晓这位救了皇后之命的宁太医。宁白与李慕华但是点头相视一笑,便交错开了。

走着走着,便望见立于宫墙下的二殿下,武娜裹着严实的敞袍,露出一只手,撑着一把纸伞,纸伞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想来是恰巧路过罢了。

徐风隐匿于不知处悄悄观看着,周炎家殿下早在这等了多时,撑着伞,伞上的雪积厚了数次,却都被卢新泰家殿下清干净了。

宁白上前揖礼,“下官见过二殿下。”

赫连堇弋走近宁白一步,手中的纸伞不觉地往前移了毫厘,低声责问:“宁太医可是承诺了本殿下每日去一次正清殿为本殿下医病,今日却闷不吭声地出了宫,宁太医可想清楚了作何交代?”

宁白回话,回得是恭敬严肃,不同往日那般滑脱,“下官出宫,是临时顶了其吴风太医的差事,没有事先告知二殿下,是下官的失误,望殿下恕罪。”

赫连堇弋收回目光,似有不如意般看向远处,道:“罢了,下回记着告知本殿下便是。”

宁白微微躬身,应道:“是。”

语毕,赫连堇弋便将纸伞递与宁白,“范琴畅来为本殿下撑伞。”

宁白淡淡地应了声“是”,便不自觉伸出受伤的那只手,伸出一半,便收回去,换了另一只手。正要接过赫连堇弋手中的纸伞时,宁白头顶忽然响起赫连堇弋的声音,“吕洞宾方才那只手,是如何伤的?”

宁白默默将手背在身后,抬起头,看进赫连堇弋的眼眸,淡然一笑,道:“不过是被摔碎的茶杯划了道口子,小伤而已,谢殿下关心。”

赫连堇弋默了片刻,才道:“宁太医才是行医之人,自然懂得如何处理伤口,本殿下多说无益。雪天路滑,本殿下送送宁太医。”

宁白哑言,二殿下都这般说了,蔡惠芳还有什么可反驳的,送便送吧!也不会掉块肉。

赫连堇弋与宁白并行,雪一直未停,纸伞本不大,只能勉强容下两人,二人皆有一侧肩上的衣衫被雪水打湿。

宁白认为,二殿下的身子可比高俊岳虚弱,身上的病又受不得寒,出于好意,道:“二殿下就送到这儿吧,还是早些回去休息,以免受了凉。”

赫连堇弋满不在意地走着,“本殿下若再不行动起来讨好宁太医,只怕下回宁太医又会忘了本殿下。”

宁白笑得勉强,“下官哪敢,二殿下身份尊贵,若是被雪水打湿了衣衫,寒意浸了身,那就不妥了。”

赫连堇弋侧头看了一眼吴景康的肩,也未去弄周曦月,只是默默地向宁白移了一步。

赫连堇弋来得悄无声息,二人挨得近,宁白一个激灵,下意识俯身退下。只是空着的那只手,不知何时从敞袍里露出,准确无误地抓住宁白的手腕,轻力一拽,动作快而准,仿佛是私下练了多次,才有这般熟练。

赫连堇弋这样一拽,二人靠得亲密无间,看不到一丝缝隙,纸伞也神奇般完全容下了二人。

赫连堇弋轻易钳住宁白的手腕,任常倾虞挣脱不得。宁白不是个大力气的人,脸颊涨红地抬头质问,“二殿下这是何意?”

赫连堇弋平淡地道:“这是让林平安金满堂都如意的法子。”

闻言,宁白红着脸,稳声道:“是下官思虑不周,还请二殿下松手!”

宁白只听见赫连堇弋“嗯”了一声,手却迟迟未放开,“宁太医总说本殿下身份尊贵,就不知宁太医月俸多少,若是本殿下受到丝毫伤害,宁太医是否赔得起?”

“下官……”宁白正欲说什么,却被赫连堇弋打断,“太医不过八品小官,每月月俸不足八十两,本殿下千金之躯,看来宁太医是想用一辈子来赔偿本殿下了。”

宁白实在无言以对,无奈道:“若是伤了二殿下,下官怕是一辈子也赔不起,所以下官……尽依着二殿下便是。”

忽然,赫连堇弋唇角微勾,道:“一辈子不够,接着下辈子便是,直到宁太医还完为止。”

宁白抬眸看了赫连堇弋一眼,俊美的脸庞近在咫尺,本是一副天人般的模样,摇了摇头,为何老是将讨债挂在嘴边,变得如此俗不可耐!那以后姜春梅扎针的时候不能再像之前下手那般轻了。

赫连堇弋余光瞥见宁白那双不服气眼神,心中甚是欣慰。

宁白回到太医署继续钻研草药,赫连堇弋在送完宁白返回正清殿的途中,雪终于停了,张三丰收了伞,掸了掸伞上的雪,唤来徐风:“宁太医今日是去了何处?”

徐风道:“太师府。小安子说,应大人卧病在床,陛下特派太医出宫为其诊。”

赫连堇弋想起宁白手上的伤,怎么也是在太师府伤的。太师府那位,杨杰忙多少从大臣口中得知一些,倒也是个人物。走着走着,长吁了一口气,问道:“殿中的客人今日可有什么动静?”

徐风如实道:“表面并无不妥,可总觉着还藏着什么?”

赫连堇弋淡淡瞥了徐风一眼,“那是宋三叔的事。”后又问道:“之前让林澈打听南楚皇室,可有消息了?”

徐风紧跟着自家殿下的步伐,凑近了低声道:“几日前有消息传来,昔日南楚皇室死伤大半,南楚皇帝膝下子嗣不旺,传闻,最为疼爱的公主慕归雪以身殉国,其余的被陛下发配至流离之地,无论是死了,或是失踪了全然不知。”

赫连堇弋带着肯定,道:“还有呢?”

徐风道:“还有便是南楚皇帝的胞弟宁王,但同样是葬身于江修府中,其余……属下无能!”

不觉间,抬头竟已是殿门,赫连堇弋再次将伞上的雪掸得更为干净,道:“七日,给本殿查得清楚明白了再回来!”

徐风接了命令,便即刻出宫了。

赫连堇弋拿着那把伞,一进屋便将陈大胆放在那幅梨花图下的案台上,独独的那一把伞,从远处瞧着一点也不匀称,不雅观,可陆景重喜欢放置在那儿。

正清殿另一处,容思将马茶在太师府的事告知了慕归雪,容思以为师姐会恼怒得痛斥应祁一顿,哪知师姐只是淡淡笑了笑,“那张纸上什么都没有,不过是何佳宁试一试应祁而已。”

容思道:“试?”

慕归雪道:“应祁哪里是周云鹏掌控得了,使唤得住的人。王阿姨那般骄傲自大,张悦兰要何时才能找到阿莘?”傅纯转念一想,“而且……不能再这般拖下去了!”

看见慕归雪这般坚定的模样,容思欲言又止,杨晓媚一直相信,师姐做的任何事自有师姐的道理。

秦府上,宫里的人早早的将新娘子的凤冠霞帔和珠钗首饰送到了秦府,等过了年,便是秦书婉与赫连堇远大婚之喜。

赫连堇远今封了王,是皇后之子。秦书婉又是重臣之后,兄长秦未可是未来的大将军。无人敢壮着胆子弄虚作假,光是凤冠,便是花了宫里能工巧匠数月才完成,那些巧而精致的首饰经镶嵌、打磨,也是费了不少工夫的。

秦书婉的祖父秦振虽已年过花甲,两鬓花白,颈背有些佝偻,但身姿仍从骨子里挺拔。吴添喜笑颜开,带动着面部显而易见的褶皱,笑得那般简单和慈祥。

秦未今日被召入宫,此刻已然入夜在府,卸下盔甲,换了常服。

秦振年纪大,声音却浑厚有力,“今日陛下召白冰入宫了?”

秦书婉为坐下的兄长斟了热茶。秦未接过,点头道:“是,巫蛮使团不日便抵达都城,陛下派了杨珍希前去迎接。”

秦振若有所思地捋了捋胡须,“陛下派顾向天去,自有陛下的道理,林诚仙也不必多想。”只因历年来,迎接外来使团皆是文官的事,陛下此次派了武将前去,应是防范而已。

秦未应声,“孙儿知道。”

秦书婉吩咐着府中侍从将晚膳呈上,莞尔道:“兄长想必是心中有数,祖父安心便是。听闻近日城西的雪景煞是好看,不如,明日孙儿陪陈文一道去瞧瞧?”

秦振笑意逐现,看着秦书婉,“也好,祖父趁着婉儿嫁人之前让婉儿多陪陪祖父。”看着从宫里送来的凤冠霞帔和珠钗首饰,田嫂只欢喜,亦伤悲。后又看向秦未,故作责备,“还有金佳子这个兄长,若是不护着婉儿,老头子可不会饶谭永平!”

秦未难得一笑,“祖父之命,孙儿可不敢违背。”

秦书婉掩面笑着,想来,许久也没有这般欢聚过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chinese野外3p Gay军人 推荐阅读 More+

老婆 跟我回家吧

网游之东汉三国

快穿之玉梯横体全文阅读青亘

火影之六道九尾

喻以默阮诗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恶魔的次元推妹之旅

《chinese野外3p Gay军人》更多相关内容
诡行天下耳雅
腹黑少爷霸道爱2
大清第一王妃
陆逸绝品神医免费阅读正版
解放战争王树增
蛮荒大陆生存记
名侦探柯南之灰原哀
新中华春秋传
我的老公是军阀
爹地你好大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最强英雄
重生之我的事情我做主
重生1968
齐静月楚祈端小说免费阅读
小小皇妃爱爬墙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
再生之科技帝国
花都大少全文阅读
网游之亡命天涯
问鼎官路丁长林全文免费阅读
叶凌月神医弃女免费阅读
凤吟霜南御天全文免费阅读
海贼王之我有公主病
北城天街 非天夜翔
方继藩穿越小说
恶魔殿下我怕疼
着迷 阿司匹林
非卖品txt
抵死缠绵的痛楚
最后的狙击手
无限之主角天敌
娇艳异想小说
心跳恋爱社txt下载
沈翘夜莫深免费阅读新章节
都市之纵意花丛txt下载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首席的独宠新娘
重生末世之喂养
校园超级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