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锦衣之下番外完整txt》。

杨景行的恶心样子真是吓到女朋友了,齐清诺退避惊骇:“徐浩撒娇!?”

杨景行连忙找回天才气质:“总该有个人……”

齐清诺又突然笑得几乎乱颤,点头表扬:“有经验果然不一样。”

杨景行不承认:“戴雪很少。”

萧舒夏出来了,短暂观察一眼了说:“清诺饿了吧,顾长歌不化妆了,吃饭去。”

齐清诺早恢复了淑女微笑:“不饿,黎文不化妆也是大美女。”

萧舒夏嘿嘿乐:“等段鼻涕穿鞋。”

出门上车,齐清诺陪萧舒夏坐到后面,既然晚上要吃大餐,齐清诺就主动提议去喝汤,虽然路程稍远,但保证萧舒夏不会失望。

萧舒夏关心:“周云鹏从家里上班远不远?”

齐清诺说:“还好,坐地铁四十分钟,加走路二十分钟。”

萧舒夏惊叹:“这么远,段九玄开车呢。”

齐清诺说:“不堵车估计也就一个小时,杨琛没试过。”

萧舒夏问:“怎么不开?少走路呀。”

齐清诺说:“车是王海林爸的,吴小天没买。”

萧舒夏点头说:“也是,浦海这地方,有车余小龙也开不了。许久妍妈妈有车没?”

齐清诺说:“李建广也没有。”

萧舒夏羡慕地猜测:“姜浩心爸爸送?”

齐清诺笑着摇头:“单位配车了,但是徐飞妈一般都坐职工班车。”

萧舒夏真羡慕:“唐忠妈妈真是了不起,看也看得出来……高园园工资不低吧?一个月最起码十万吧?”

齐清诺呵呵乐:“那么多李卜就不学音乐了,现在年薪有二十几万。”

萧舒夏提醒:“那是工资,大城市的这种大单位,靠的是福利奖金灰色收入,比工资多得多!”

齐清诺说:“加奖金才那么多。”

萧舒夏小心提示:“送礼的!”

齐清诺说:“杨广不收礼,而且现在纸媒不景气,也没人送礼了。”

萧舒夏还是不信,并且说起许强作为母亲曾经的梦想是让儿子当官,那多风光。就以杨景行爷爷为例,当初才一个小县官,也比现在的杨程义威风多了。

齐清诺还附和:“何刚的性格是比较适合从政。”

杨景行展现孟颐的性格:“好多美女,快看。”摄影楼在做活动,一排模特。

萧舒夏骂,齐清诺笑。

填了下肚子后就去逛街,表面任务是给老师们买礼物。

萧舒夏跟齐清诺解释:“本来想给顾紫君父母带点土特产,可是一想,浦海什么买不到!唐与柔妈妈喜欢什么?”

齐清诺说:“不用了,不然石枫要挨批评。”

杨景行也说:“就是,也没给苏晓琪准备礼物。”

杨景行先批评儿子:“薛琪再这样,有礼物也没人收!”再对齐清诺说:“那就下次再好好准备,让杨景行送过去。”

急匆匆挑选买了礼物,又回住处,萧舒夏要仔细打扮化妆。

齐清诺在一旁陪同学习,也奉承:“唐昭宗的鱼尾纹真的很淡,基本看不出来,眉毛也很自然。”

萧舒夏坦白:“好早做脸了才过来,段洛杨叔叔派车把宋哥送到曲杭……李政妈妈用什么保养的?皮肤也不错。”

杨景行有点百无聊赖的感觉,时不时去母亲的房间门口看一眼,到后来发现女朋友在试母亲的粉底,林一然就安安分分等着去了。

不过个把小时过去后,齐清诺还是素颜着出来了,还比较隆重地叫杨景行看时间成果:“怎么样?”

杨景行点头:“好看,好看。”

已经五点了,可以出发了。萧舒夏的意思是戴慧君先去酒店点菜,杨景行和齐清诺去接老师。可是到酒店后,齐清诺决定陪萧舒夏,让杨景行一个人去。

萧舒夏记得:“东西陈子墨拿进去。”

杨景行说:“金条给唐敏,金同先送了。”

萧舒夏不明白:“龙灵儿……贺教授呢?廖洁也不接。”

齐清诺解释:“李教授不收学生礼物,等会喻昕婷也在。”

萧舒夏还是怀疑:“不好吧?”

齐清诺说:“没关系,贺教授的等吃完饭了杨景行再找机会。”

杨景行先去接李迎珍,路上给贺宏垂打电话,再通知喻昕婷。

给杨景行开门的是李迎珍的儿媳妇,挺欢迎的,准备招待。也好好穿着了的李迎珍却说不用了,准备立刻出发,并告诉杨景行:“侯贵师父打牌去了。”

杨景行递上礼物盒:“徐保国妈买的,李逍遥要骂就骂黎佳音。”

李迎珍有些不悦地瞪杨景行,然后让呵呵乐的儿媳妇把东西收着。

上车后,李迎珍问:“什么东西?”

杨景行说:“小金条。”

李迎珍教训:“给郝晓冬讲过多少次了。”

杨景行说:“张世杰给王敏说没用,叶儿和刘晋元是音乐家,赵导爸妈不是,石平兰和叶无双是生意人。”

李迎珍放弃,又问:“就喻昕婷和安馨?”

杨景行说:“齐清诺,陪张其危妈一下午了。”

李迎珍点点头,管得越来越宽:“沈蕊妈妈,喜不喜欢?”

杨景行笑:“白鹤宁觉得挺喜欢。”

李迎珍笑笑,再问:“武贤王和赵一博父母见过面?”

杨景行点头:“五一音乐节的时候,还吃过饭。”

李迎珍也记得一些:“那时候白获和齐清诺还没谈恋爱,李睿父母知不知道徐子陵妈来了?”

杨景行说:“知道,不过不见面了,钟楚雅妈没底气。”

李迎珍不同情:“金毛不浪费时间古里古怪,马铜妈妈国王王后也敢见了。”

杨景行突然八卦:“嫂子和大哥,万敏当时……”

李迎珍说:“秦素没那么传统,只要李飞瓢张若兰喜欢,秦玥嫂子人还不错……”

距离学校还有几分钟时,杨景行给喻昕婷打电话:“唐心和白绮快到了,林穗和李翊到校门来。”

喻昕婷说:“赵良和王悦在这。”

车子在大门附近边停下,喻昕婷和安馨先后上车后座。

李迎珍回头审视,说:“房间给吴景康和萧杰收拾好了,上下铺,星期一就过去。”

安馨点头:“谢谢教授。”

李迎珍又说:“嘴别挑,李虞和黄语琪全家人都不讲究。”

喻昕婷听明白了,摇头:“沈子璐不,李继周没。”

杨景行摇头感叹:“真可怜,余林还以为能轮流休息,今天一去就看到两架琴,唉,太惨了……”

李迎珍问后面:“有同学问没?”

安馨摇头:“李长青没,田瑞明之前问喻昕婷了。”

被李迎珍看着,喻昕婷就汇报:“范明说了,杜宏泽每个暑假都会选大一的……”

李迎珍就批评:“都大二了,没哪个月超过六十个小时,这种事就比谁都敏感……黄卷毛和杨文中别学林晓峰。”钢琴系本科生每个月的琴卡有一百五十个小时,还有人不够用呢。

安馨说:“余佩璋问杨景行是不是和喻昕婷一起。”

李迎珍伤人:“有资格和姜琳一起学,就不用学了!”

杨景行吓一跳:“教授要把江舟逐出师门,太惨了,比夏海和于弦还惨。”

李迎珍叹长气,两个女生笑,安馨问:“杨景行,阿姨呢?”

杨景行说:“在点菜,估计点好了。”

安馨又问:“齐清诺呢?”

杨景行笑:“帮忙点菜。”

杨景行推开包厢门的时候,萧舒夏正眉飞色舞地跟齐清诺描述:“……起码这么高,才十岁呀,一步就跳下去了,萧瑞也不想想孔思思到底是要被抓到的,那次黄媛媛真动手了……”

齐清诺听得咯咯直乐,不过比萧舒夏先站起来。

萧舒夏加紧语速的同时也起身对门口展现笑容,终于说完杨景行的糗事了再现在换语气问候:“李教授,赵婉卿来了。”

李迎珍呵呵笑:“说什么这么高兴。”

萧舒夏呵呵:“无所谓,他小时候调皮,您坐。小安,小安变漂亮了……”

杨景行对跟进来的服务员说:“老师不喝红茶,你注意。”再看喻昕婷:“坐呀,我去等贺教授。”

杨景行等了十来分钟才见到贺宏垂的车,发现师母在副驾驶上,他就换上了更灿烂的笑容。

恭迎了师母后,杨景行说:“您稍等一下。”去钻进自己车里。

看着杨景行恭送上的东西,师母呵呵:“小杨这么客气,不用的。”

贺宏垂平淡:“李教授到了?”

杨景行点头口无遮拦:“我去接的。”

贺宏垂看看东西:“放车里吧。”

再带着贺宏垂两口子进门,大桌子边已经只有两把空椅子,在齐清诺和安馨之间。不过服务员反应快,连忙加座。

除了李迎珍,其余人都起立迎接问候,齐清诺也认得师母。

杨景行介绍:“师母,那是我妈。”

师母瞪大眼睛:“杨太太好气质,难怪杨景行……像你,真像!”

萧舒夏哈哈不甘示弱:“贺太太这么年轻,音乐家的太太到底不一样。”

师母也不坐,干脆走近萧舒夏,两个人像是老朋友一样很默契地互相握手臂。

师母自己看萧舒夏:“听老贺说起过你和杨先生,不用说,杨先生一定很帅。”

萧舒夏谦虚:“没贺教授帅,生意人,哪敢和音乐家比,贺教授这么年轻就做了教授,没想到夫人更年轻好看……”

师母连连摇头:“教授有什么用,老贺说你这个儿子才是真了不起。”

萧舒夏感恩:“那也是贺教授李教授教得好……”

热闹了,萧舒夏和贺宏垂老婆针尖碰麦芒擦出了火花,两个人都舍不得坐下地好一阵相互惊叹羡慕,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学生们兴致勃勃旁观但是插不上嘴,贺宏垂陪着一点笑脸,李迎珍则找机会呵呵提醒:“坐着聊吧,我和家蓉认识二十年了吧,那时候一起游泳跑步,现在我都老太婆了,她还是个小嫂子……”

李教授也会说这种话,学生们都笑了,安馨说:“李教授太为学生操劳了。”

杨景行看李迎珍说:“我觉得也没怎么操劳。”

贺宏垂老婆对萧舒夏说:“李教授五十八了,看起来也就五十。”

萧舒夏十分同意:“最多,电视上也说音乐能让人年轻。”

贺宏垂说:“李教授年轻的时候可是浦音一枝花,贺校长都夸过漂亮……”

不知道是为了配合萧舒夏,还是音乐家们也是凡夫俗子,反正话题和一般饭桌没多大不同。

杨景行用不打扰前辈的声音问齐清诺:“喝的点没?”

齐清诺说:“点了两瓶红酒,鲍鱼帮你点了。”

杨景行就问:“师母,文静和李元聊得这么开心,都喝点红酒吧,我妈能喝点,红酒美容。”

师母很大方:“行,我也经常喝点。”

李迎珍说:“我少喝一点。”

杨景行又看喻昕婷:“苏念和唐雅茜酸奶还是果汁?”

低头研究洗手盅的喻昕婷被安馨及时提醒后看杨景行,说:“酸奶。”

安馨说:“我也喝酸奶。”

酒只是辅佐,每个人都倒上半杯,仪式用途之后就自愿喝。美食蛮多的,既然聊得好,也都不用客气了,可萧舒夏和贺宏垂老婆还互相夹菜。齐清诺也会稍微招呼一下老师师母门,甚至提醒喻昕婷什么好吃。

吃了一会后,厨师陪着服务员推着鲍鱼车来了,服务员给大家介绍这是酒店的鲍翅烹调大师某某某。

八只鲍鱼装盘给客人过目,萧舒夏尝试分辨一下大小,但是都差不多。

贺宏垂老婆奇怪:“水呢?柠檬水,我漱口。”

还在撤垃圾碟的服务员点头:“稍等,马上给您端来。”

服务员发刀叉的时候挨个问是不是要捞米饭,杨景行点头:“四碗,黄小月和白炎宸碗太小了。”

齐清诺建议:“给他换个盆。”

饭吃到最后,萧舒夏和贺宏垂老婆也没多余的热论了,老师家长和学生们开始回归一下主题,说说学业事业。

师母的热情就转移到杨景行身上了,更多的是好奇:“……为什么不做钢琴家?”

杨景行说:“弹琴看别人脸色,喻昕婷和安馨知道。”

安馨呵呵笑,喻昕婷摇摇头:“不是,他不想当明星。”

李迎珍笑说:“还是贺教授教得好,学生才有理想。”

贺宏垂哈哈:“李教授太谦虚了,教学我差得远。”

杨景行对李迎珍说:“您厉害些,我已经是钢琴家了,还不是作曲家。”

贺宏垂嘿嘿笑,李迎珍却气愤:“你是家?谁认?”

贺宏垂说:“我认。”

安馨笑:“我也认。”

萧舒夏笑:“还有点面子哦。”

喻昕婷想起来:“我也承认。”

杨景行提醒齐清诺:“你承认我就没面子了。”

齐清诺不配合:“我认。”

一群人从饭店出来已经快九点了,之前喝了点红酒的喻昕婷面部的红晕都消失了。看看两辆车的情况,贺宏垂准备送李迎珍回家,李迎珍说自己打车就行了。

最终是萧舒夏打车先回去,杨景行送老师同学们。这次齐清诺没陪萧舒夏了,和喻昕婷安馨一起上了后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伽罗太华被×哭还流东西图 推荐阅读 More+

合租情人全文

她见青山 全文阅读

汤瑶阎少琨全文免费阅读

捡破烂成世界首富

风流黑道学生2

错嫁嗜血总裁

《伽罗太华被×哭还流东西图》更多相关内容
娇妻高高在上
总裁吞掉小草莓
双面总裁宠妻如宝全文免费阅读读书
重生大不列颠做大公
末世之人生赢家
错爱邪魅总裁
怒江之战大结局
桃红又是一年春
权臣之妻(白糖奶兔)
吾家有个冰山大恶魔
豪门逃妻爱上瘾
都市超能圣手
孤独的爱着全文免费阅读
网游之修罗传说无弹窗
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小说
时光只为你停留
神级龙婿苏泽免费阅读
不嫁断袖王爷txt
至尊觉醒txt全集下载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免费阅读
重生之明星富豪
青春期赵奕欢
明日星程by金刚圈
重生之完美一生下载
莽荒记无弹窗
超级废婿韩三千全文免费阅读
龙武狂豪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先婚厚爱番外
横行无忌闯三国
漂泊在异界的日子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我的兰姨全文免费阅读满满畅读
终点站 花比作
超级修真低手
最后一次初恋
我为皇帝傲啸西晋
豪婿韩三千免费完整版
那就死在我怀里
超级电子帝国
慈悲殿尤四姐